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和刻本精品袖珍本老字书欣赏

发表时间:2019-06-02 23:23

3010.jpg   3011.jpg

线装书中,将开本极小(通常在六十四开以下)、可以装在巾箱里的书本称之为巾箱本。所谓巾箱指的是古人放置头巾的小箱子,巾箱本意即书的开本极小,可置于巾箱之中。宋·戴埴《鼠璞》载:“今之刊印小册,谓巾箱本,起于南齐衡阳王手写《五经》置巾箱中。”又因其体积小,携带方便,可放在衣袖之中,故另谓之袖珍本。此一装祯作法亦传之东瀛而广为采用,且亦以字书为最多,甚至还别出心裁的发行了不少装祯奇异的巾箱和刻本。

《怀中便利五书合本》,所谓“五书合本”,是指将五种不同内容的书合订为一册;“怀中便利”意即可以揣在怀里,便于携带,随时随地都能拿出来翻看查阅,乃名副其实的超小型袖珍本。这是一本装帧十分怪异和稀奇的东瀛字书,整本大小为13×5.5CM,厚3CM;版框11.3×4.6CM。呈一长条形,开本相当于把一本六十四开左右的书本裁成一半大小。全书包含了《大日本道中记》、《公私日用文章》、《新撰汉语字引》、《伊吕波引节用集》和《新选画引玉篇》共五种不同的内容,均为日本明治时期著名画家森琴石(1843—1921年)编辑,出版人小川新助、冈田藤三郎,明治十二年(1879年)一月付梓印行,木刻版印刷。

    比较少见的是,其中的《大日本道中记》实际上就类似于一本道路交通指南地图册,以大阪为中心,详细记载了到全国各地的道路交通里程。《大日本道中记》计42叶,除首叶有“大日本全国图”一幅、次叶“大阪停车场”外,其余基本上采用鸟瞰图形式表现各地道路、城池及山川水陆形势。每叶鸟瞰图以上半幅表示,下半幅则标注了各地道路里程以及“宿泊地”(住宿地、旅馆)的馆号及店主姓名,另外还增加了火车时刻表及价格表,方便使用者迅速查询。这些具有中国山水画风格的鸟瞰图皆由森琴石本人所绘,线条简洁细腻,刻绘用功,一丝不苟,勾画出了日本各地的优美自然风光和独特景致。

    《公私日用文章》有66叶,也就是应用文大全,包括了日常生活或工作中经常应用所需的个人简历、合同样本、申请书、证明书、借据、裁决书、通知书、许可书、委托书等等公文性及事务性应用文。并逐一列举标准格式及范文等,实用性较突出。

    后面的几种与其他字书基本上大同小异,其中《新撰汉语字引》共54叶,按伊吕波顺收录了常用的汉语二字短语词,实际就是一本汉语词典。“伊吕波”排序的《伊吕波引节用集》共60叶。汉字部首排序的《新选画引玉篇》有126叶。可谓是掌中一册在手,万事不求人,走遍天下无忧啊。

    附录:

《大日本道中记》序文

    路程之记行于世尚矣要使行人无尤一步之患耳。然而其为书也,大率卤莽杜撰,能致其精覆者希矣。顷日森氏新辑一书,名之曰《日本道中记》,赍来索序于予。予受而摊观之,里程也、郡县也、都府也、名称也无一失误;及胜区也、旧迹也,或神祠也、城墟也,细大不遗。其所指示之用意,可谓深切也。抑我邦域住乎东洋温带之中,草木之美,山河之胜,无处不在焉,无时不存焉。指虽不胜屈,而八胜之于近江、三景之于艺丹陆;或芳野之春更科之秋是皆出群伦而闻四方者也。若夫吟花啸月,游行千里,自以为娱之徒,因此书而求又无不得其所。而退隐闲居诗歌以为事之辈,亦尤右此书则不出门而识天下之形胜也。然则此书之有益乎世岂啻不左一步乎哉?聊叙所思以应需云。

    戊寅十一月   安田淇外

    《公私日用文章》序文

    维新以来,朝野之文章盖一变其体矣。而无论公与私,诸书之传播于民间者,愈出愈多,愈多愈精,条理秩然,意义通畅,则无复隐讳壅蔽如昔日矣。人能读而熟之,又可以审开明之所由来焉。虽然尚或僻陬细民误身于自由之外贻丑于乡党者,往往而有焉使此辈知所采集此书之法令也、规律也、推理也、义务也。开明之所由来焉,又能有所了悟焉?若夫户诵焉?人熟焉?三千五百万终至无复一人误身于自由之外、贻丑于乡党者而已。抑欲教户诵焉、人熟焉也必不可无简易而易购之书也。编者之意,盖亦出乎此乎?因录其槩以为之序云。

    戊寅十一月   安田淇外

    《新撰汉语字引》序文

    海陆万里瞬息而传信者有焉?山河千重一日而果行者有焉?近时民间之变百般皆去迂就捷省劳益效矣。学问之道独可无简易之方乎?盖所以有此编之选也,可谓补导时俗之意厚矣。且夫穷乡匮师友辈,辄授斯书师焉友焉,因以释疑难,其益不亦鲜少也。予尝思学生之于字典犹玉工之于刀锯,择其精练足用者,左右之推凿磨砺无底止焉。则异日之效可几而已。今斯书字义明了,训诂平易,加之以卷帙短简,虽白屋黄口之者,易藏之运之耳。然则于省求师于远之劳,得友于近之益,不亦空乎哉!响泉堂主人以与予有旧来索序。予虽不文以友谊非可辞,则辨之于卷首。

    安田淇外识

    《伊吕波引节用集》序文

    王氏一从传经典教乎和读之法焉?字义训诂皆假于彼而极纵横至便之妙也。洎中古以降,创四十七字之倭语焉。汉字之用又增其效矣。至近时缝新文化隆盛,语言亦随改焉。公私之书辞勉择雅音矣。于是乎虽今典字解、汉语便蒙等之选不尠,概杜撰迂踈采择其要纲者希矣。今斯书题虽以伊吕波引节用,予一阅之啻不字义训诂之雅而已,其熟语亦选日常必需之者也。或题言过其实者有焉。然如斯书者可谓其名不辱其实也。书肆关原氏来问序于予,乃匆匆题于此返之云。

    戊寅晚冬 淇外幽人识

    《新选画引玉篇》序文

    古言渐衰而及专用乎?汉语上自史家之记,下至俗间之书,字义音训之用皆假诸于彼而顷及于译书续书更创一体之邦文矣。于是乎虽字书之行于坊间者不尠,只恨无收舍得其宜之书也。初学辈颇有失望叹焉。今此书辑雅俗必要之文字,锲诸铜版以供于怀抱之便矣。庶几复莫憾于冗与踈乎哉?书成录以与之云。

    安田淇外识

(2011年2月5日)
3012.jpg3013.jpg3014.jpg3015.jpg3016.jpg3017.jpg3018.jpg3019.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