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地图集册收藏指南——兼谈我的地图写作观

发表时间:2019-06-27 22:20

地图集册收藏指南

——兼谈我的地图写作观

    地图学家陆漱芬在《地图》杂志1988年第一期“对发展我国地图集工作的浅见”一文中对地图集的特点做了如下的论述:

    1、地图集并非单张地图的简单汇集,而是具有特定主题思想和编辑原则的地图集合体。地图集中还经常收入各种图表、插画、照片、文字说明和索引等,组成相互补充的整体。

    2、地图集中的各种地图具有统一的技术设计。如统一的投影设计、统一的符号系统和装祯规格、大致平衡的制图综合尺度、各幅地图的比例尺具有彼此便于比较和换算的关系等。

    3、地图集与普通书籍相比,具有以下的特点:地图集容纳的信息量通常远远超过印张相同的书籍。其生产工艺复杂、周期长、耗费人力、物力多;在编制过程中需要通过地理或其它专科、制图、美工及制印人员的通力合作。地图集的出版形式灵活多样,既可以采用多色印刷,也可以单色或双色印刷;既可以整本一次出版,也可以采用分章、分部门陆续出版;既可以装订成册,也可以采用便于分开使用的活页装订。

    4、与单张地图相比较,地图集能从不同的角度,以多种形式完整和全面地表达特定的主题。

    5、地图集的地域范围和内容选题与文字专著同样是极为灵活和宽广的。就地域范围而言,大的可以包括全球、各个洲、各大洋;小的可取一个城市、一个县,以至更小的自然或行政单元。图集的选题既可以是包罗万象的普通地理图集,也可以是某一门类以至某一自然或社会经济要素的地图集。若由地域范围和专题门类交叉起来,构成的地图集就多得不胜枚举了。

    当然,陆漱芬先生是从地图学的专业角度来阐述地图集的概念,对收藏爱好者而言,地图集册它首先是书籍的一个类别,至少也是较为特殊的一种。我是非常钟情于地图集册的收藏,这里的地图集与地图册实际上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区分,一般来说,地图集的开本较地图册为大,普遍以十六开、A4大小为准,以上(含十六开)一般称之为地图集,以下则称之为地图册,但也有少数例外,有八开本叫地图册,也有六十四开本叫地图集的。

    不过,这种区分具有很强的中国特色,在国外就几乎没有什么地图集、地图册的说法了。但凡以结集成册形式出版发行的地图皆称之为“ATLAS”,单张的才叫做“MAP”。另外,日本的称呼比较复杂,区分也不甚清晰,有直接就是“××地图”的,有叫做地图帐、地图帖、地图集的,还有从“ATLAS”转译过来叫“アトラス”的,不一而足。韩国大体也如此。这也只有博大精深的汉字才具备如此变化多端的魔力了。

    地图集册的种类繁多,五花八门,不胜枚举。从类型上看,一般分为综合性的普通参考地图集和专业性较强的专题地图集;从年代来分,有新近出版的地图集和数十年历史以上的老旧地图集;从国别而论,有中国出版的地图集和国外出版的地图集。我对于地图集册的收藏,是古今中外、新老不限的,侧重于以综合性的普通参考地图集,在专题地图集册方面,有重点地选择自己感兴趣的类别,例如历史、交通、经济、地名、河流地图集(册)等等。以及少量比较特殊或稀罕的,像《马钢地籍图集》、《沈阳市蔬菜基地图册》、《长春市消防地图册》、《广州市城市管理责任分区地图册》和农垦国营农场地图集、岛屿地图集等。

    地图集册浩如烟海,我们如何才能收藏到一本值得去收藏的地图呢?换句话说,它的收藏性体现在什么地方呢?下面,我就地图集册的收藏谈谈自己的一点体会。

    代表性 即一个类型、一个时代、一个国家具有代表性的地图作品。例如我国清末民初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大清帝国全图》、《中国新舆图》、《世界新舆图》、《中华民国新区域图》四大件,申报馆的《中华民国新地图》、《中国分省新图》,亚新、亚光、世界、东方、中华书局等出版的地图册,以及解放后各省市自治区出版的大型省级普通、专题地图集等等。国外的像英国的泰晤士、菲利普,美国的Rand McNally、Hammond(汉莫德)、读者文摘,德国的Columbus(哥伦布)、Andress(安德烈)、Diercke(迪尔克)、Meyers(迈尔),法国的拉鲁斯、米其林,意大利的阿戈斯蒂尼、国际旅行俱乐部,日本的三省堂、帝国书院、和乐路屋、昭文社、人文社、国际地学协会以及前苏联、俄罗斯的地图集册等等,有的是达百年历史的老店,其出版的地图集册精美豪华,在世界上久负盛誉。收藏要上一个台阶、达到一定规模,这些“名优特产品”都是必备而不可或缺的。

    权威性   就是由国家牵头,政府组织并出版发行的国家地图集或者是具有国家地图集地位的大型普通综合性或专题性地图集。自1899年芬兰地理学会主持编制出版世界上第一本国家地图集──《芬兰国家地图集》至今,全世界大约有80多个国家编制出版了国家地图集。例如我国出版的大型四卷本《国家普通地图集》、《国家经济地图集》、《国家自然地图集》、《国家农业地图集》就是国家地图集中数一数二的精品之一,除了少数国家(例如俄罗斯出版的四卷本国家地图集)尚无人能与其比肩。此外,大型的省级普通综合性或专题性地图集,就世界范围而言,个人感觉还是我国做得比较好(除了大比例尺地图集册不如国外及港澳台)。

    稀缺性   其实就是突出一个“高、精、尖”,这方面主要是针对解放前的老旧地图集册和一些内部出版,普通人难以获得的非公开地图集册。有的可谓是一册难求,或者说是“有价无市”,一现身不是价格高得离谱,就是引得大家你争我夺,疯抢犹如走火入魔,往往最后让马甲、托儿占了便宜,替别人数钱自己还浑然不知。目前看来,这一类地图集册是越早获得越好,越往后越难求,检漏几乎是不太可能了。不过,一些价格在承受能力之内的,可以尽力获取,机会是稍纵即逝,常常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那个店,后悔也来不及了。

    完整性 着重于品相方面,这是老生常谈了。品相好,就是不能缺胳膊少腿,封面封底必须完整,不缺页、不缺册、无异味、无油污、无严重变形、少虫蛀。不缺册意即有上册就不可缺下册,缺一不可。除非是出版社因故未能出齐的,抑或是可以单列,并无上下连贯性的那种,比如说系列地图集册,像中国分省系列地图册、世界分国系列地图册等。

    系统性   一是要形成自己的特色,不可漫无目的,杂乱无章,良莠不分。最好的方式是突出多样性,以综合类的普通地图集册为主,再选择部分自己偏好的专题类地图集册,新老不限、年代不限、国别不限,在经济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兼收并蓄,藏研并举,逐渐使自己所藏成为一个具有广泛性、系统性,特色鲜明,内涵丰富,品位高,质量优的小型地图博物馆。二是在收藏中尽可能实现规范性、系统性的完美统一。例如省级地图集,喜欢综合类的,或是某一专题类的,可以将此类别每一省基本收齐。还有中国地图出版社的“分省系列地图册”、“分国系列地图册”,星球地图出版社的“分省系列地图册”、“分省系列地图集”等等。国外的如昭文社的“県別マップル広域詳細道路地図”、美国Delorme的分州系列地图集、英国菲利普的分郡系列地图集等等。有条件的话最好一整套全部入藏。当然有些难度挺大,但有志者事竟成,只要用心,总会有达成心愿的一天。

    艺术性   对于收藏爱好者来说,地图不仅仅是简单意义上的地图,而应该当作一件具有历史意义、科学意义、社会意义的精美艺术品看待,从它的外观、装祯、内容、编制手法等等,都要以艺术的眼光去欣赏和研究。如此,粗制滥造的,或是过于大众化、简单化的地图集册你就可以轻松撇开了。其次,那种由地图工作者一笔一画手绘的,或者是套色石印的老地图,在我的眼中,真正是可以称其为精美艺术品而不为过的。

    自2007年开博以来已逾六年,所有与地图有关无关的话题、心得,还有见解什么的,全部都化为文字在这片天地间耕耘。阅读和写作始终贯穿于自己业余生活的大半,也是让自己的生活更加有意义。喧嚣浮躁的尘世,权当自娱自乐罢。广大博友或图友对拙作提出了不少中肯的意见和建议,在此表示衷心地感谢。借此对于自己在地图收藏及研究方面的写作思路及方法向大家做一个简单的说明和剖析。

    一、形成自己特有的风格,不亦步亦趋:以自身的思维方式去分析、去思考、去阐述、去解读自己的观点和看法。只要观点明确、条理清晰、主题鲜明就可写出一篇生动活拨的好文章,而不必拘泥于字数、篇幅,更不必生搬硬套,亦步亦趋,或是囿于某一种固定的格式,或是刻意追求某一位大家的风范。画虎不成反类犬,形成自己的特色才是具有生命力和吸引力的。

    二、就事论事,不做过多的引申和发挥:说地图就说地图,可以适当地加以引申和发挥,特别是与该地图有关的史实、趣闻、渊源等等,可以大大提高文章的趣味性和可读性;但不必过多的粉饰、过多的引申或夸张的发挥,以至于偏离了方向,说地图变成了说故事,尤其是大谈特谈与该地图来龙去脉无关的事情,占据了过多的篇幅,文不对题,跑题严重,外表光鲜,内里已趋质变。都说鲜花也要绿叶扶持,但绿叶太多太滥,结果连鲜花的影子也看不见摸不着,岂不是大煞风景?!

    三、侧重于版本和对地图本身的叙述:一本(或一张)地图拿到眼前准备下笔,我看重它本身所具有的特点,无论是它的外观、装祯、开本,还是内容、手法、模式,我都喜欢将其当作一件艺术品似的细细打量,从外到内无一不漏把它展现于文字之间,让每一个人都能真真切切、细致入微地欣赏这件“艺术品”。其次,我喜欢从版本学的角度去解析、挖掘一本地图,从它的发生、发展到流传、演变;从不同版本的异同优劣,加以鉴别,指明特点,总结和概括出规律性东西;从它的制版、印刷、装帧各方面的比较,包括印刷墨色、纸张、藏书印记,绘图手法、装帧式样等,发掘出更有价值、更为深层次的东西来。

    每个人写作的手法、目的各不相同,正所谓“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不当之处,还望诸位不吝赐教。

(2013年7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