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藏在高原深处的地图痴(吉林·刘彬)

发表时间:2019-06-27 22:40

按语:《地图爱好者》2013年第三期刊登了刘彬先生4月底来匀对我的采访稿——《藏在高原深处的地图痴:访贵州图友林晓风》。短短两日除了上班,多数时间用在了接待和游览上,正儿八经探讨地图和参观我的藏品反而所剩无几,让刘兄犹如走马观花,不得细细浏览以饱眼福,殊为遗憾也。不过,邀约朋友作陪。推杯换盏之间往往不觉时辰已过大半,常常是不得两全,只有留待日后刘兄备足时间再来黔一聚了。诚然,能坚持这么多年的收藏十分不易,在贵州这个偏远的省份,我孤独的坚守着这一片天地,而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其间的酸甜苦辣也只有同道中人才能理解和体味,而外人皆不足道哉。有时候,摆弄这个本身很高雅、很有文化内涵的爱好感觉跟做贼似的,不轻易跟外人提及,特别是在单位上,过分张扬了则担心被斥以“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真是很悲哀。物欲横流的尘世,还能依然故我,屹立不倒,因为我们追求的是自己的“精神家园”,是一种久已扎根于心而不可磨灭的信念。真正的爱好者、收藏者,拥有了一方净土,心静也就自然凉,不再理会世俗间的嘈杂和纷争。借以对地图的“痴”,换来对生活的“爱”,如此一生才会过得更加有意义。著名藏书家韦力说过:“我们今天所谈的悠久历史、灿烂文化怎么体现?靠的就是这些古书。我总想告诉别人,美之所以为美,到底是怎么回事。”努力吧!孤独的坚守者们。

   兹此,我将刘彬先生原文誊抄如下,以飨诸同好共赏耳。同时也对刘彬先生多年来的支持与鼓励表示由衷地感谢!

藏在高原深处的地图痴

        ——访贵州图友林晓风

四月,北方大地还略带寒意,而远在祖国西南的贵州却已是满目苍翠,漫野鲜花的盛夏了。借筹划已久的贵州行之便,我从贵阳绕道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首府都匀,不为欣赏美丽的风光,而是特意去拜访一位神交多年,却未曾谋面的重量级图友。

林晓风,1972年生人,生活在贵州的重庆人,初见他,却发现他有着南方人的长相,北方人的魁梧高大,我在火车站稍候了有十分钟,便见一辆白色轿车开过来,主人下车与我握手,上车后,地图话题一打开,便难以关上了。

我们驱车前往政府大院去接一位史志办的朋友,他又叫来一帮老友为我接风。于是,一阵推杯换盏之后时间过得飞快,当我坐立不安迫切想要去晓风家中欣赏他的地图之时已是夜里十点多了。

林晓风的家就在他工作的交警支队后院,房子很宽敞,但他起名为“芙蓉斋”的书房是最有灵气的地方。走进被三面地图墙排得满满当当的书房内,文化气息扑面而来。他的地图以地图册和大型地图集为主,许多都是大部头的,一排排一撂撂,整整齐齐地摆放在书柜中。作为身处偏远云贵高原的他,不用说搜寻地图,就是买一本古旧书也略显费劲,而林晓风却能淘来这么多好东西实在令人吃惊。林先生非常羡慕我们这些大城市的爱好者,因为我们有得天独厚的收集渠道,那就是可以去逛旧书摊或旧书市场,而身处这样一个偏远的地方,即便偶尔遇到一两个书摊,地图也是没有的。所以,他的地图绝大部分都是从网上淘来的。也会从出版社或国外邮购。孔夫子、淘宝、拍拍以及国外的旧书网站都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因为他懂日文,所以这为他购买日文大部头的原版地图集创造了不少便利,他可以和日本旧书店的老板谈价。在他的书柜中,整齐地摆放有昭文社出版的全套日本分县道路地图,还有诸如《大日本分县地图并地名总览》、《日本地方别地图》等令人颇为眼馋的好东西。除了现代出版的日本地图,他的老地图也显得更有分量,书架上还摆着不少日本出版的老地图集册,那套“掌中系列图”是他的收藏精品,他曾撰文给大家介绍过。晓风为我亲自翻找出来整齐地摆在桌面上,看着这些品相极好,又深具收藏价值的地图能被他完整地收集齐全,深为他的执着与努力而感动。其实,林先生虽身为国家公务员,但工资并不很高,之所以这些年能持之以恒地坚持收藏,全在于他对地图的痴迷劲头和不惜血本的努力。他一有空就钻到网络世界里,他说网上其实也是可以捡漏的,在大家都忙碌之时,网上会突然出现个好东西,价格合适于是便迅速抢夺下来。如果寻思晚了就被别人抢走了。不过,这是需要“慧眼”的。对地图研究不透,知识储备不够,就是遇到好东西也往往错过机会。当然,随着人们对藏品价值意识的增强,检漏的机会也会越来越少。

其实,林晓风的中国分省地图集收集得最多最全,所以他才能分析总结出那篇对图友极具借鉴和参考价值的《中国省级大型地图集概述》(见《地图爱好者》2013年第2期)一文。这些年来,他笔耕不止,佳文不断,不仅藏品丰厚,质量超高,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能遨游于地图的海洋中,寻得一片宁静,苦读钻研,写出了很多藏图心得和读图笔记一类的文章。他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这样长年坚持不断,养成良好的研读习惯,使他成为“藏研并举”最深入的实践者。这一点是着实令人肃然起敬的。纵观整个地图收藏界,藏品有分量,务实钻研,而又人品一流的收藏者是凤毛麟角的。我见过太多藏品不多,又到处显摆的“墙头草”一类爱好者,他们总是有点东西就拿出来显摆,这个东西值多少钱,那个东西以后又能升值多少,那种向“钱”看的思想至少我是嗤之以鼻的。他们将藏品和金钱联系得过于紧密,藏品永远都注满了铜臭味。君以为,在如今物欲横流的世界中,还能始终如一地扎扎实实地将地图收藏走下去的人真是越来越少了。希望群里这些甘于寂寞的爱好者们要挺住才行。

林先生还有一些特别品种的地图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对这些偏门的地图集品种总是要更多关注一下。一本《马钢地籍图集》一打开,我便看到了这座大型钢铁企业每一栋大楼和房屋坐落的位置以及周边的环境状况,因为比例尺实在太大了(11000),所以地图极其精细,这本由马钢总公司房地产管理处和江苏省第二测绘院共同编印的内部版图集印量不多,看上去是挺稀有的品种。

“芙蓉斋”里的好东西实在太多了,拿起这本我又想看那本,而合上之后又发现书架上另一个好图集入眼了。实在令人目不暇接。一晃时间很快已至午夜,一想到主人为接待我忙前忙后,也只能恋恋不舍的离开他的地图屋。

第二天,林晓风又请假专程陪我游览了市区的景点和公园,我突然发现这高原深处的小城不仅山清水秀,也不并不缺少大都市的现代与繁华,一切应有尽有。站在东山公园山顶瞭望,俨然一座大都市一般。

行程总是匆匆又令人流连。但是,这次见到老友,谈地图的时间并不多,看他的地图可以用走马观花来形容。多半时间都是他尽地主之谊,又是陪我吃饭,又是联系朋友一起去喝茶,亲自驾车带我四处转悠。我对这些其实是不感兴趣的,本来就不是喜欢凑热闹的人。我只对晓风和他的地图感兴趣,希望能多聊聊地图,看看他的藏品,与他共同探讨和交流藏图心得和感受。可惜这次不算成功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我也只能遗憾地告别,等到下次有机会再去贵州找他。

(2013年7月16日)DSC09252.JPGDSC09258.JPGDSC0929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