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都匀县志稿》大略及其他

发表时间:2019-07-09 13:57

454.jpg

都匀自明代崇祯年间始编印有《都匀府志》、《都匀卫志》,清代有康熙《都匀府志》一部,现均已亡佚无存。那么,在新中国成立之前,编印出版的都匀地方志,只有一部硕果仅存的民国十四年(1925年)刊行的《都匀县志稿》。《都匀县志稿》由时任都匀县知事的窦全曾主持编修,聘黔籍著名诗人、学者陈矩为总纂,龚文柱、梁时宪、艾应芳、万大章等为分纂。全书共二十二卷卷首一卷,线装铅印本分装六册,是记述和研究都匀历史地理人文的一部珍贵文献及重要著作。现国家图书馆、贵州省图书馆等均有入藏。

    《都匀县志稿》题为二十二卷卷首一卷,计四十余万言,直排铅印,以大字为正文,小字为正文的铺陈及释义,其卷首实为孙嗣煃(字竹孙,贵州著名画家,曾任都匀县知事)、窦全曾、陈矩三人的序。卷一至卷六为地理志,分舆图疆里、建置、山水、风俗、农桑物产五则;卷七为大事志,分年纪一则;卷八至卷十一为营建志,分城池、官署、学校、祠庙寺观四则;卷十二至卷十三为食货志,分赋税、仓廪、经费三则;卷十四至卷十五为官师志,分诸表、列传二则;卷十六至卷十七为人物志,分诸表、列传二则;卷十八至卷二十一为艺文志,分内篇、外篇二则;卷二十二为杂志,分异闻、补逸二则,该卷目录注明“此卷嗣出,即未予列入,实际只有二十一卷。

    《都匀县志稿》自民国十四年出版后,未有再版发行。直至2005年才由都匀市政府出版了一部《(民国)都匀县志搞》的简体字横排点校本,且为内部发行,不向社会公开发售,影响甚微,效果不大。笔者曾托友人代为寻找,竟无法获得。后又获知点校本讹误较多,遂打消此念。近日,笔者在网上购得国图藏本的原版复印本,装订为横十六开两册,按每叶平摊彩色复印,质量清晰美观,效果可臻上乘,原汁原味,几乎与原版毫无二致,也算是了一心愿了。

各卷简介

    地理志部分:卷一舆图,有都匀县境图、都匀县城市街图、明代都匀府境图、清代都匀府境图、清代都匀府境辖地图、清代都匀县辖地图六幅单色地图,折叠装入。其中都匀县境图、都匀县城市街图各占一叶;明代都匀府境图、清代都匀府境图合为一叶;清代都匀府境辖地图、清代都匀县辖地图合为一叶。

    卷二疆里计三十叶,详述了当时都匀县所辖六区二十四保680余个村寨的名称、位置、里程等。六区即中区、南区、西区、北区、河内东区、河外东区,其中中区辖本城、护城、城南、城北四保;南区辖麦冲、河流、平浪、沙寨四保;西区辖凯口、凯酉、谷洞三保;北区辖文德、邦水、摆揽三保;河内东区辖牛场、长秀、龙坪、坝固、登丰五保;河外东区辖羊安、王司、展甲、外套、内套五保。区置区长,保置保董,分司乡政,统辖680余寨。

    卷三建置计十九叶,详述上古至民国五年都匀的行政建置沿革的演变。

    卷四山水计三十五叶,分山脉、水道,水道又分述沅江和都江,详述了都匀境内大小山川河道源流走向、里程和分布情况,并附古迹、形胜、关梁、水利诸篇于其后。

    卷五风俗计十四叶,分节序、嫁娶、丧祭、杂俗、诸苗、夷语、夷文等篇,详述都匀民间风俗习惯、风土人情及少数民族构成、分布及民族语言、文字的概况。

    卷六农桑物产计三十四叶,分农地、农宜、农事、农具、蚕桑、棉业、物产等篇,其中物产下又分谷之属、蔬之属、果之属、木之属、竹之属、草之属、鸟之属、兽之属、鳞之属、介之属、虫之属、矿之属等,面面俱到,详尽无遗。

    大事志部分:仅卷七一卷计四十三叶,记述自周襄王元年(公元前651年)至清德宗光绪三十四年(公元1908年)长达2500余年间发生在都匀的重要历史史实,

    营建志部分:卷八城池附营汛计三叶,所谓营汛,即军队戍防地。

    卷九官署计三叶,分述县署及旧都匀府署、旧都匀县署等。

    卷十学校计十叶,除前清儒学外,还分述了近代化的中学校、公立高等小学校、小学堂、女子学校等。

    卷十一祠庙寺观计十八叶,分孔庙、关岳庙、武侯祠、关帝庙、城隍庙、忠烈祠等宗教祭祀场所在县内的分布,还包括本地独有的祠堂,如张邹二公祠、鹿公祠、陶公祠等。

    食货志部分:卷十二赋税计十六叶,分丁赋、田赋、租课、屠税、契税、牙课、当课、铁课、百货厘税等征税情况。

    卷十三分仓廪附义举五叶和经费三叶共计八叶,仓廪分社仓、常平仓记述粮食储备方式及状况,所谓“社仓”不特指某个粮仓,而是一种储粮制度。一般没有专门的仓库而在祠堂庙宇储藏粮食,粮食的来源是劝捐或募捐,存丰补欠。而“常平仓”是指为调节粮价,储粮备荒以供应官需民食而设置的粮仓。后附义举则是各社会救济或收容机构,如棲流所、露泽园、养老院、及幼堂等。经费分国家费、地方费记述政府各项经费开支情况。

    官师志部分:卷十四诸表计六十五叶,记述了自省一级至县以下的历任职官表,汉代至元代较为简略,重点列表在明清两代。

    卷十五列传计十八叶,分阙访、武功、忠义、循良、土司五篇,重点记述历代较有影响的官员的生平事迹,其中阙防指那些姓名可知,而事迹难详或众说难断的人物,有待后人进一步考察的。循良是指奉公守法、清正廉洁的官吏。

    人物志部分:卷十六诸表计三十四叶,记录了明清两代科举考试中举人员列表,分文科选举表、武科选举表。其后有义烈人氏表、节孝妇年表。

    卷十七列传计二十六叶,记述了自汉以来“以经学词章武功政治烜赫于世”的名人学士的生平事迹,后附有列女传数条。

    艺文志部分:卷十八内篇上计十七叶,卷十九内篇下计二十五叶;卷二十外篇上计三十七叶,卷二十一外篇下计二十一叶。主要是编辑收录了历代匀籍或在匀人士及与都匀相关的诗文。

市街图详解

    都匀县城市街图估计是现存解放前唯一的一幅都匀城区地图,图中全城以近圆形城墙围绕,分北门、南门、小西门、大西门四门,北门和南门还建有月城(瓮城)。《营建志·城池》云:“县城东负东山,环以剑河,原为都匀卫城。明洪武二十七年平羌将军何福建、后指挥使黄镛甃以石,周一千零七十二丈,计五里九分五厘五毫有奇;高二丈,宽一丈,门五,东西北各一,南二。宏治七年,置府并为府城。正德间,副使李麟,高基河水为便河,自城北鹄峙岩缭城而西而南,合东来山渠放之龙潭,为郡峻堑。明季之乱,城垣强半毁坏。清顺治十八年,都清道佥事姚启盛、新镇道参议徐宏业、知府龙纳铭、参将龙略、中军守备李子玉,重建寻倾数十丈;康熙六年,副使吴毓珍、知府黎际皡、参将龙略、卫守备崔基重修,咸丰八年毁于贼;同治十一年,知府吴锡琛重修,周围如旧制,垛口一千三百六十四,炮台八,城门四,曰南门、北门、大西门、小西门,南北门各月城一;城旧有东门,在东山上,通樵采,嗣因山峻路险,兽迹往来,不便防守,闭不复启。道光时居民达五千户,咸同之乱,凋残殆尽,今渐增至千余户耳。”《新修支那省别全志·贵州卷》第三编第三章重要城市及集散市场称:“县城建在由东向西倾斜的斜面上,呈南北向长方形,绕城筑有周长约6华里,南北约2华里,东西约1华里半的城墙。”现仅在东山可见少许城墙残迹,其余均已荡然无存。

    城内道路标注名称的有:北街——起于北门,止于马王庙,大致为今广惠路与平桥南路交叉口(关乡桥附近)至市水利局坡脚这一段;临江街——大致由今水利局坡脚至广惠路与胜利路交叉口一段,解放后为临江街居委会,俗称二街;大中街——大致为今广惠路与胜利路路口至广惠路与协府路、晓街交叉路口一段;西大街——大致为今广惠路与协府路、晓街交叉路口至文明路与广惠路交汇处(石板街坡顶,即小西门)一段,俗称三街大西街——今胜利路,大致在胜利路与广惠路交汇处至大西门一段;考棚街——今培育巷;小街——今晓街,自西城巷交叉口至广惠路,俗称四街;顺城街——图中由大西门沿城墙至小西门止,大致为今西城巷北段,南段今已不存;协府街——今协府路,在广惠路交叉口至普安路交叉口一段;南大街——今普安路,俗称五街;仓后街——大致在今环东北路都匀一中南侧隧道口至黔南医专大门口一段;其他道路还有鲁家巷、背街、江家巷等,其中背街大致在今金鹏花园一带,江家巷大致在今市政府一带,两处街巷均已不存。县门口大致在今市政府对面、博爱医院文明路一段。

    城内建筑物等主要标注了学校和寺庙祠堂,县公署在今胜利路北段北侧,都匀一中门口,大致在市法院一带。《营建志·官署》云:“即明清府署,在东山麓。”文庙即孔庙,在东山山麓今都匀一中校址处,向东沿仓后街依次有关岳庙(民国九年改县学宫)、鹿公祠(祭祀鹿丕宗)、陶公祠(祭祀陶廷杰)、天主堂、大土地等。县公署往西分别有经费局、忠烈祠、关帝庙、马王庙、火神庙、监狱、四川会馆、府城隍庙、荷花池、发祥寺、官井等。县公署往南有女学校(原县医院一带)、国民学校(原县医院对面)、万寿宫、天后宫、九华宫、骆家田(今广惠国际一带)、县议会(大致现都匀三中,原黔南师专大门口对面)等。县公署往东有团防局(相当于公安局)、高等小学校(大致在今市住建局附近)节孝祠(今金鹏花园附近)、胖土地、中学堂(今博爱医院附近)、普庆堂(今都匀六小对面一带)此外,东山一带自南而北还有黄经阁、南皋书院、江公祠(祭祀江若樑)、大井、小井、火药局、黑神庙、武侯祠、高真观、准提阁、白衣庵、龙王庙、龙王井、雨花岩等,山顶为古楼顶,即奎星阁解放后,经城市改造及文革破坏,城内原有景观建筑尽毁,后于八九十年代逐步恢复了奎星阁等部分建于东山的一些景观建筑。

    图中的大井、小井、官井、龙王井是当时县城居民生活用水的主要取水点,我记得小时候父母曾带我到东山脚的大、小井打过水,可知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这些水井尚在使用,但如今也都已荡然无存了。

    《地理志·山水》有言:“古志山川以连山长岭为地轴,大泽巨浸为天池。匀地山高水长,陈蒙峙其东,龙山亘其西,高陔横其南,七星拱其北;牂剑二水夹流其间,萦青缭白,脉络贯通,古迹陵墓点缀其中,荡荡滔滔奔腾数千里。牂水则经两粤南入于海,剑河则绕楚吴东入于海,二水分流,气象雄奇,足增图志之光。郡人自汉以来,修文德建武功者不鲜,非得山川灵秀之气欤?”贵州实乃福地,而都匀依山傍水,山青水秀,林木苍苍,既得千峰竞秀,碧水萦绕之灵气,又得北至渝,南达两广通衢要地之便利,当属贵州乃至西南之形胜名邑。

感   想

    其一、关于都匀旅游业的思考:适当恢复老县城内的一些古建筑,东山重建了一些,但如南皋书院这样较为有文化层次和底蕴的建筑应该优先考虑;然而宣传力度欠佳,就是都匀本地人几乎没有多少人知晓,建了就建了,摆在那里,来龙去脉是什么,张翀、陶廷杰是谁?无人来解惑。

    其二、关于开展乡土历史地理教育的思考:适当在中小学及市民中间开展乡土历史地理的教育,印制一些乡土历史地理读本,让大家能了解掌握本地的历史地理文化,在外地游客面前担当起推广都匀、介绍都匀的义务宣传员。否则,自己都不清楚个一二三四,又怎么说给外人听呢?!

    其三、关于都匀毛尖茶的思考:1915年都匀毛尖茶在巴拿马世博会夺得金奖,县志稿《地理志·农桑物产》亦有记载。但都匀毛尖的牌子并未真正打出去,一个是文化底蕴不够,没有真正的发掘出有彰显文化底蕴的地方,没有理顺出一个过得硬、叫得响的品牌。茶这个东西,必须要和文化联系在一起,光民族的显然不够,民族的玩不过周边省市,必须要同“儒、雅”二字结合起来。名山名水,名士名茶,这些没人动脑筋;二是不走大众化路线,普通人消费不起,没有市场,茶不比得酒,大多数人可以不用每天喝酒,但不可一日无茶,这就是为什么茅台酒走得高端,而茶不能光走高端。走高端了,受众的只是一小部分人,大多数人根本不会理睬。

    当然,以上要具体实施、落实下来还要牵涉到方方面面的问题,这些,仅仅是笔者的个人见解罢了。(链接==http://www.duyun.gov.cn/xwdt/zhxw/201406/t20140603_139556.html

后    记

    《都匀县志稿》国家图书馆藏本封面题有“独山万氏藏书”,即县志编纂人之一的万大章,万大章(1886~1979年),字仿韩,晚号明尹楼主,独山县人。1908年毕业于贵州省立师范,先后任独山州高等小学、省第四初等小学、兴义府西乡五台山公武小学、麻哈(今麻江县)高等小学较远1945年后任麻江县麻江中学、独山县的省立中学文史教员。期间曾改教从政,任麻江县长等职。解放后于1954年聘为贵州省文史馆馆员;1960年当选为县政协副主席、省政协委员。万大章性嗜藏书,其“万氏藏书”、“明尹楼藏书”不下万册。曾多次捐赠其所藏。到1975年更是倾其所有,全部赠给独山县档案馆。遗憾的是,其捐赠藏书大多毁于文化大革命,目前仅余379本。

(2015年2月2日)455.jpg456.jpg457.jpg458.jpg459.jpg460.jpg461.jpg462.jpg463.jpg464.jpg465.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