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张翀及其《鹤楼集》(下)

发表时间:2019-07-11 23:39

0606.jpg

张翀及其《鹤楼集》(下)

——民国珍椠《张鹤楼先生浑然子》

    前面已经说过,张翀的《鹤楼集》久已失传,仅有《浑然子》十八篇由其同时代的著名文学家、书画家陈继儒(1558—1639年)收录于《宝颜堂秘笈》丛书中。刘汉忠先生认为:陈继儒将《鹤楼集》卷一析出,以《浑然子》命名,刊印成书,为绣水沈氏刊本,后世均据此本传刻。清乾隆时修《四库全书》,征集天下遗书,藏书家鲍士恭奉父命进呈图书六百二十六种,即有此本在内。故《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子部第86册有《浑然子》一卷,题为浙江鲍士恭本。

    民国二十五年六月,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初编》亦据《宝颜堂秘笈》本予以排印出版,与高拱《本语》等其他四种合为一册(编号0606);1985年中华书局又按商务本原样影印出版。此外,据《广西大百科全书》(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08年版)记载:...明代万历年间宝颜堂秘笈排印,后1936年朱奇元重印《浑然子》集时,把张翀曾孙张秉忠所著的《张忠简公传》附后,且后附部分诗文题咏,题为《张鹤楼先生浑然子》。桂林图书馆和广西博物馆藏有此本。《浑然子》的版本刊刻情况大致如此,可以说再无其他版本流传或刊印于世的了。

    而由朱奇元出资重印的《张鹤楼先生浑然子》是目前所见由地方刊刻的唯一一部张翀著作,且发行量较少,流传不广,存世已稀,是较为珍罕和极具史料价值的一个本子。朱奇元,字善欣,柳州人,生卒年月不详,清末贡生。1906年始任教于柳郡中学堂,辛亥革命后先后任迁江县、融县、马平县知事。后弃官从教,1929年在马平中学任教,后升为该校校长。抗战期间,日寇进入柳州前夕,朱携家人逃难离开柳州,下落不明,传言于逃难途中病逝。

    朱奇元潜心地方文献的研究和史籍的整理工作,嗜好搜集乡贤遗著佚文,玉林人杨守真从浙江图书馆抄得原版《浑然子》转赠于朱,意在请朱重刻。朱甚为欣喜,遂于1936年私人出资刊印发行,并亲自作序。朱氏刊本为线装铅字排印本,计十七叶后附勘误表一叶。版框19.7×13CM,天头饱满,字体清晰,校雔精审。全书分为《浑然子》十八篇及附篇两个部分。正文前还有朱序及四库全书提要、明史列传。附篇包括张忠简公传、劾严嵩三大政疏、平府江大功记、平北三大功记、平古田大功记、浔江书院记略、募修灵泉寺小引、读书堂记、龙山道院记、别贵筑诸友五律、登焦山夜归五律、西湖五律、游南潭五绝等,末附后人题咏诗三首。

    笔者所藏有民国时期“广西省立南宁高级中学图书馆”的藏书印(现南宁市第二中学),内缺第十三、十四两叶,殊为遗憾。所缺两叶为附篇“平北三大功记、平古田大功记、浔江书院记略”三篇文章。不过经笔者仔细检查,发现第十五叶多出“建思恩军民府儒学记略”一文,此文在附篇目次中未有记载。又装订处有棉条制成的钮钉上下固定,未见人为撕掉的痕迹,不知是装订遗漏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暂且存疑。幸运的是,其主要内容,即《浑然子》十八篇完好,朱序以及张翀在都匀所作精品散文“读书堂记、龙山道院记”等俱存,亦稍得宽慰耳。

    《浑然子》十八篇乃张翀谪居都匀期间所作,由于对仕途不抱太大希望,思想逐渐偏重于道家,淡泊功名,向往隐逸避世的生活,所用“浑然子”这一称呼也是明显的道家名号。《四库全书提要》称“大抵规仿刘基《郁离子》也。”刘基写作《郁离子》的时候,正值其人生低谷,郁郁不得志,不能施展抱负,遂弃官归隐青田山中,发愤而著《郁离子》。而张翀写作《浑然子》的背景,与刘基是何其相似。张翀取“浑然子”为代言,以道为本,糅合了道家庄子“生死齐一”的生死观和儒家宋明理学“文以明道”、“经世致用”的文道观,即集中体现和反映了他的人才观、世界观以及文学成就、道德风范。其次也进一步阐明和论述了他治国安邦的一系列主张,即以“明心”(有志于天下国家者,必先明诸心。能明诸心,天下国家可从而理也)为关键的政治观点。张翀的整个思想体系,最终就系统而全面的形成于这部著作中。

    “本于忠孝,根乎性命,止乎礼仪。”张翀虽贬谪穷乡僻壤,但仍秉持儒家正义的气节,坚守自己的信念,环抱一颗爱国之心,积极传播中原文化,创办书院,广受弟子,努力开化都匀,大开当地文风,使“都匀风教寝明,异傍郡”。都匀士人从游者日众,深得百姓爱戴和仰慕。同时,他寄情于都匀的山山水水,留下了大量的优美诗文,特别是这部展示其思想道德体系全貌的《浑然子》。对都匀人来说,这是一个不可轻易舍弃的珍贵文化遗产。

    附朱序原文

    《浑然子》一书,吾乡先哲张鹤楼先生精心结撰之作也。世远年湮,完本甚鲜,欲窥全豹殊不易得。岁甲戌郁林杨君守真于浙江图书馆钞得此书原椠特已见示,其书为陈眉公之所订正,计凡一十八篇:曰神游论,曰田说,曰樵问,曰将,曰明心,曰士贵,曰体用论,曰兴废,曰祸福,曰忠孝,曰变化,曰穷理,曰求知,曰弭盗,曰用材,曰强弱,曰臣道,曰高洁。皆设为主客问答。四库提要谓其旁引曲证,以推明事物之理者,洵属确论,苟非当日在事诸先哲,如纪文达辈流,安有如是鉴别之真乎?呜呼!先生为有明一代名臣,文章气节,炳耀千古,每于平日景仰之余,辄欲蒐求其遗著以裒成一编资为矩矱,兹乃一旦得获是书,其愉快顾何如耶?!然杨君慨然以此惠予,其意要亦弗欲俾吾个人私诸枕秘,倘不亟谋重印传世,岂惟不能阐发前贤幽光是病,而致梓里群流莫由先民是程是式,且大有负杨君之殷殷雅意矣。考先生撰著除此书外,见于《明史艺文志》及《千顷堂书目》者,尚有文集二十卷、《鹤楼集》十二卷。然皆无从寻讨,爰就一时之所目睹,将杂见各书之篇什辑得诗文若干,与诸家评骘附载是编之后以见大凡。嗟夫!东鳞西爪虽曰仅具崖略,第吉光片羽吾人固应永保存之而无斁也。检录既竣,用书敷语于简端。中华民国二十五年春同里后学朱奇元谨序。

    附四库提要

    明张翀撰。翀字子仪,柳州卫籍,马平人。嘉靖癸丑进士,授刑部主事。以疏劾严嵩下诏狱,谪戍都匀。隆庆初起为吏部主事,官至刑部右侍郎。是书凡十八篇,曰神游论,曰田说,曰樵问,曰将,曰明心,曰士贵,曰体用论,曰兴废,曰祸福,曰忠孝,曰变化,曰穷理,曰求知,曰弭盗,曰用材,曰强弱,曰臣道,曰高洁。皆设为主客问答,旁引曲证,以推明事物之理。大抵规仿刘基《郁离子》也。

    附明史列传(卷九十八)

    张翀,字子仪,柳州人。嘉靖三十二年进士,授刑部主事,疾严嵩父子乱政,抗章劾之。书奏,逮下诏狱考讯,谪戍都匀。穆宗嗣位,召为吏部主事,再迁大理少卿。隆庆二年春,以右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所部万羊山跨湖广、福建、广东境,故盗薮,四方商民种蓝其间。至是,盗出劫,翀遣守备董龙剿之。龙声言搜山,诸蓝户大恐。盗因煽之,啸聚千余人。兵部令二镇抚臣协议抚剿之宜,久乃定。南雄剧盗黄朝祖流劫诸县,转掠湖广,势甚炽。翀讨擒之。移抚湖广。召拜大理卿,进兵部右侍郎。以侍养归。万历初,起故官,督漕运。召为刑部右侍郎,不拜,连章乞休。卒于家。天启初,赠兵部尚书,谥忠简。

    附张忠简公传

    公讳翀,字子仪,号鹤楼,马平人。年十九登嘉靖已酉科乡试九名,中癸丑科会试四十二名,殿试三甲第十二名,赐同进士出身,初授刑部主事。嘉靖三十七年,大学士严嵩乱政,给事中吴时来疏嵩父子奸状,公与同部主事董传策两疏继上,俱系诏狱。讯主使者,公独挺身对曰:“臣自为社稷死耳,畴能主使臣者!”廷尉以闻世宗,怒俱拟辟。郑晓执不可,乃降旨廷杖。时吴公、董公受杖昏死,公呼之曰:“苏醒!苏醒!大丈夫临死时,此直养之气断不可稍馁,以受人怜。”杖毕回旨,世宗怒犹未霁,复降旨俱发烟瘴地方永远充军。公拟戍贵州都匀,得旨怡然就道。

    至戍所,诸生闻而贤之,相率执经就讲,公以忠孝大节告之。在戍九年,从游者日众。因所居湫隘共为之建一楼,以作讲室。公乃名其楼曰“问月楼”,作问月赋。及嵩父子伏辜,四十五年始释归。

    穆宗立,召补吏部稽勋司主事,历考功司员外转文选司郎中,晋太常寺少卿迁大理寺少卿,寻擢右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韶,提督军务。至则抚流民、遏峒寇、平三巢,又遣兵解惠州围。叠承宠赉,念猺獞为西粤梗,疏请先剿古田,次及八寨,上韪之,后悉如所策。随晋大理寺正卿加兵部侍郎。

    衔巡抚湖广时,龙城大水,母太恭人在家,公闻之即疏乞省亲归养,越岁太恭人卒,公筑室墓侧守制三年。乡人感而集居,遂成村落,因名其村曰孝兴村。万历二年,就家授兵部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漕运,任满入为刑部左侍郎。到任逾年,坚疏乞休,归家二年卒,赠兵部尚书。荫一子入监,谕祭葬全给,谥曰忠简。又谕立祠以祀之,在城中院司左侧,前有塘园。礼部特颁祭文春秋祭享。

    公生平虽以抗直名,然事亲尤至孝。当告归养时,有仆骚扰墟市,公闻之大怒,以为累已声名,欲置之死。其母曰:“仆诚有罪,但念相随患难过来,宜少宽之。”公不从,母嗔其违命以杖击之,公即跽受请从所命,母始释之。后将此仆所有之物尽给与之,出而不用,以顺母命。又笃于友谊,京山高岱同官刑部,公遣戍时,岱匹马追送,坐是出为长史。殁,公抚楚以事至京山,哭岱于墓,乃经纪其家,其孝友如此。

    所著有《鹤楼集》十二卷,今藏版已燬。公父讳全,家贫好学,穷冬盛暑手不释卷,一时门下从游甚众,学者称为屏山先生。以明经授广东廉州府训导,廉州旧乏科目,公择有志者使就学读书,且给以灯烛之费,或以儒官禄薄为言。公曰:“吾不能大行其道,苟能成就人才以忠于国家,虽贫何怨?!”诸生无不感激砥砺,自是始有发科者。后迁四川成都府教授,居官五载,环堵萧然,陶陶自得。一日观书偶有小恙,家人初不以为意,公从容曰:“帝召我矣!可具汤沐浴。”时妣李氏在侧,哭问其故,以为心乱也。公曰:“不然,即使试我以文尚能应之,方寸岂能乱乎?”沐浴毕,衣冠坐堂中,与妣诀曰:“勿悲!贫者士之常,死生命也。吾三子虽少,惟仲儿数折,勿令读书;长与季他日皆能振立以继吾志,惟善收吾书以教之。”端坐而逝。既而仲子果夭,长季果如所言。后以公之贵,显赠都御史;妣李氏赠恭人。

    妣幼能读书,故事舅姑皆循乎礼。及孀居,甘守清贫以抚遗孤,教子必以忠孝大节为勉,更严督责有断机风。当公建言得罪,妣闻之慨然曰:“吾有子矣!”及公辞往戍,惟戒以益坚初志。后公起官,或庆之,则曰:“愧无以报朝廷耳!”

    公之长兄讳翊,号的山,登嘉靖甲午科贤书,历官广东高州府同知。以公被谪,故辞官归家,后诏起不仕,进阶中宪大夫,卒年九十有七。一日与友围棋,忽言曰:“吾午时辞世矣。”即沐浴衣冠,会亲友至时,坐席而逝。

    (2016年1月12日)

注:该藏书现已转赠都匀本地学者邱祥彬先生。

0607.jpg0608.jpg

文章分类: 书海撷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