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金正浩与《大东舆地图》

发表时间:2019-08-04 16:13


大东舆地图.JPG

金正浩与《大东舆地图》

     以地图的名义专门拍摄一部电影,日韩两国都有相关的影视剧作品。2016由康佑硕执导,车胜元、刘俊相、金仁权主演的古装电影《古山子:大东舆地图》在韩国上映,该片讲述了朝鲜李朝末期地理学家金正浩继承父亲的遗志历经千难万险苦心绘制全国(朝鲜半岛)地图的故事。

     金正浩김정호1804—1866),字伯元,号古山子。黄海道人。他用了近三十年的时间,不辞辛劳实地勘查、测量,走遍了朝鲜的山山水水,最终于1861年(哲宗12年)完成了覆盖朝鲜全境的《大东舆地图(대동여지도)》。该图将朝鲜半岛全境按纵向每120里(旧1朝鲜里在李朝后期约合416.88427.68米)的距离自北向南分为22层、横向每80里的距离由东至西分为19,制作成了一套形态极其特殊的“分帖折叠式”的地图集,按东西方向折叠成狭长的短册状,犹如屏风一般,可卷可展,一层一卷,共22卷,其比例尺大约1166000将全部22卷上下拼接铺开即可组成一幅长约6..6米、宽约4.2米的巨大的全国地图

     在第一层朝鲜半岛最北端,空白处较多,作者于是就空白处之便附加了“地图标”(即凡例),相当于序言的“地图类说”以及“京兆五部”(即京城汉阳,今首尔)地图四版;在第二层空白处附加了朝鲜八道的州县、镇堡、军营、烽燧、山城、驿站、坊面等的数量和人口田赋等的一览表。“地图标”采用不同符号标注了营衙(政府所在地)、邑治、城池、镇堡(军镇)、驿站、仓库、牧场、烽燧、陵寝(王陵)、坊里、古县、古镇堡、古山城和道路。再加上山脉、河流、港口、区划界线等涉及自然、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各个方面的注记符号和名称多达11600多个。特别是道路按每十里标记一个点,为出行、旅游者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金正浩在《大东舆地图》成书以前,于1834年编制了《青邱图》,其后又相继著有《东舆图志》、《大东地志》等。《青邱图》和《东舆图》被看作是《大东舆地图》的基础和底本,目前仅有写本流传下来。《青邱图》分作“乾坤”二册的线装书式样,与《大东舆地图》的装帧样式迥异;而《东舆图》则基本一致,亦为22卷,差别不大。但也有认为《东舆图》是《大东舆地图》编制完成后的手写临摹本。

     从绘制水平和技术上看,《大东舆地图》还是脱胎于中国传统的山水画式和计里画方的模式,同期的东亚儒家文化圈仍然延续这一手法,与欧美相比,已趋于落后。但就当时的朝鲜而言,可看作是其地图发展史上最高程度的杰出代表作,一则于第一层第一版作者专门设置了“方格表”,垵“每方十里”一个方格,纵向12个方格(计120里),横向8个方格(计80里),以此作为地图制作的基准。再则对山脉、河流的描绘极其细致,山脉走向的勾勒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突出了犹如树枝伸出的小刺般的“尾根线”,表现出山川河流复杂的交错连接,从而构成了地图的基本骨架,这一制图方式在韩国也被称为“山岳投影法”。

     《大东舆地图》现存实物中,无论写本或刻本几乎都是手工上色或多色套印。以首尔大学奎章阁所藏1861年木刻初刊套印本为例,图中河流及陆地、岛屿沿海着浅蓝色,郡县及驿站、牧场、邑治符号内着黄色,营衙、城郭、陵寝、烽燧等轮廓线着赭色,郡县界线着赭黄色,山体及地名等着黑色,其他写本或刻本的着色规律大体相近。

     《大东舆地图》初版问世后,金正浩又经过数次修改,直到高宗元年(1864)才正式刊行了该图的再版本。同时进呈给实际执政的兴宣大院君(即李昰应,高宗生父),结果被判泄露国家机密获罪下狱,其地图雕版也全部没收并下令烧毁(实际并未销毁)。

     地图木板现藏首尔韩国国立中央博物馆(大韩民国指定宝物第850号),现存大约有70余块,所用材质为椴木(耐磨、耐腐蚀,不易开裂,木纹细,易加工,韧性强),木板正反面均有雕刻。印刷版在首尔大学奎章阁、首尔诚信女子大学、首尔历史博物馆、居昌博物館(庆尚南道有形文化财第275号)等处有入藏。此外,该图的写(抄)本、木刻本等在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东洋文库、东京大学图书馆(阿川文库)、天理大学图书馆等多地也有入藏。

     笔者所藏《大东舆地图·原图》一册(索引另附),首尔庆熙大学校附设传统文化研究所编辑发行,白山资料院影印,编为“韩国资料丛刊第三辑”于19803月初版,19915月再版。全散页无装订,共计117张,每张大小约36×25CM,对折后装入档案盒状的书函内。其中扉页、早见表(检视图)、版权页、说明页等5张,原图影印112张,每张一层两版,第一至第五层每层6张,第六层7张,第七层6张,第八层5张,第九层4张,第十至第十一层每层5张,第十二至第十四层每层6张,第十五至第十八层每层5张,第十九层6张,第二十层4张,第二十一至二十二层每层各1张。图幅长30厘米,宽20厘米,大约为原版的三分之二。单面单色,除个别地方有模糊之处,大多清晰可辨。

         1936年日治时期朝鲜京城帝大也编纂过一套缩印版,底本采用的是朝鲜总督府朝鲜史编修会所藏辛酉刊本(1861年初刊本),其内容大致与该影印本无异。尚不清楚该影印本是否为帝大缩印版的二次影印版本。

     《大东舆地图》最具现实意义的价值在于其不仅明示了中朝自明初就以鸭绿江、图们江为界,也十分清楚地证实了长白山天池从来都在中国境内。地图第二层7—8幅长白山天池南侧可见有定界碑和“康熙壬辰定界”(1712年中朝合堪界线)的字样,这是批驳、反击部分韩国人炒作所谓的“间岛”问题、妄图歪曲我国延吉地区和长白山天池属于韩国所有的一个有力证据。

     由于该图刊行不久即被列为禁书,故而直至李朝灭亡、日韩合并之时都无法得以公开出版,流传到民间的想必不会太多。1908年初,辛亥四杰之一的柏文蔚受清廷派遣,到汉城交涉边务。此间,柏文蔚结识了朴姓户部尚书之子,获知其家中藏有《大东舆地全图》,柏大喜过望,遂以大洋500元高价收购。不料朴姓尚书另有一子为图款相互争讼,被日本警察侦知此事并逐级上报,统监府下令缉捕柏文蔚追回原图。柏文蔚随即暂避领事馆,经总领事马廷亮相助返回国内,将地图呈交给了时任延吉边务帮办的吴禄贞。该图在此后中日双方“间岛”问题的交涉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金正浩出身平民,生平事迹所知极少,连生卒年月也不甚明了。他生活的时代正值李氏朝鲜走向没落之际,外戚(安东金氏)专权,王室衰弱,文恬武嬉,贪污横行,地方年年告灾,民不聊生。哲宗李昇在位时期1849—1864年),朝政日益崩坏,民乱四起,瘟疫不断爆发,政局动荡不安。国际上,欧美列强已经相继打开了中国和日本的国门,对朝鲜的骚扰事件层出不穷,构成了巨大威胁,朝鲜国内官民上下充满恐惧。电影中有金正浩看见官府处决天主教徒的场景(片中其女后来也因信了教被拷打致死),正是深刻反映了当时西方资本主义的威胁加重了朝鲜的危机感,客观上也加剧了朝鲜的社会矛盾和阶级对立。

     在这一背景下,金正浩的事业得到了一些有识之士的支持和帮助,如当时著名的“实学”代表人物崔汉绮,以及兵曹判书(武官)申櫶等,这一点与同期中日两国经世致用舆地之学的兴起是异曲同工,遥相呼应的。1712年长白山划界“刺激了朝鲜的领土意识,带动起前所未有的历史地理学热潮。”朝鲜的实学界、理学者中掀起了对天下观、地理观以及朝贡体系的重新构建和认识,从经世致用的目的出发,急需全面了解整个国家的山川地理形势,以便在实际政治、军事活动中得到快速、准确地运用。“在地图学方面,郑尚骥等引入数学方法,将朝鲜地图朝精确化方向推进。到了19世纪,金正浩吸纳清人带来的经纬度测量成果,以汉城为坐标原点,制作出极为接近当代地图的《大东舆地图》,成为朝鲜实学在地理学方面的一座巅峰。”

     深怀危机意识的金正浩在地图创作中,对明末清初著名地理学家顾祖禹的《读史方舆纪要》一书推崇备至,痛感李氏朝鲜的当政者对本国地理之攻守形势,一概浑然无知。鉴于此,他在“地图类说”中引用了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序中的一段话作为自己编撰《大东舆地图》的核心意图和宗旨。

     “‘孙子有言,不知山林险阻、沮泽之形者,不能行军;不用乡导者,不能得地利。’然不得吾书亦不可以用乡导,乡导其可恃乎哉!何也?乡导用之于临时者也;地利知之于平日者也。平日未尝于九州之形势,四方之险易,一一辨其大纲,识其条贯,而欲取信于临时之乡导,安在不为敌所愚也。故辨要害之处,审缓急之机,奇正断于胸中,死生变于掌上,因地利之所在而为权衡焉。

     且不独行军之一端也。天子内抚万国,外莅四夷,枝干强弱之分,边腹重轻之势,不可以不知也;宰相佐天子以经邦,凡边塞利病之处,兵戎措置之宜,皆不可以不知也;百司庶府为天子综理民物,则财赋之所出,军国之所资,皆不可以不知也;监司守令受天子民社之寄,则疆域之盘错,山泽之薮慝,与夫耕桑水泉之利,民情风俗之理,皆不可以不知也;四民行役往来,凡水陆之所经,险夷趋避之实,皆不可以不知也。世乱则由此而佐折冲、锄强暴;时平则以此而经邦国、理人民,皆将于吾书有取焉耳。”

     地图圆满完成,堪称朝鲜史上未有之巨著,作者满怀希望将此图呈送朝廷,以冀得到当政者的青睐和赏识,不料却落得过地图遭禁、人被下狱,最后下落不明,郁郁而终的结果。这不光是他本人的悲剧,也是整个朝鲜的悲剧。统治阶层的目光短视,固步自封,拒绝接受新思想、新事物,以致家国破灭,生灵涂炭,中朝两国自十九世纪后期以来所走的道路大体相似,只是结局各异罢了。

     注:

     日本に所蔵される19世紀朝鮮全図に関する書誌学的研究《大東輿地図》および関連地図を中心に:日本·历史地理学200345—4216,作者杨普景、涉谷镇明

     朴实无华柏文蔚:《文史精华》2001年第五期,作者靳树鹏。

     发现东亚P197:新星出版社20187月第一版,著者宋念申。

(2018年12月3日)Scan Image_396.jpgScan Image_398.jpgScan Image_399.jpgScan Image_400.jpgScan Image_401.jpgScan Image_406.jpgScan Image_404.jpgScan Image_403.jpgScan Image_402.jpgScan Image_405.jpgScan Image_407.jpgScan Image_408.jpgScan Image_411.jpgScan Image_409.jpgScan Image_410.jpgScan Image_416.jpgScan Image_412.jpgScan Image_413.jpgScan Image_414.jpgScan Image_415.jpgScan Image_419.jpgScan Image_420.jpgScan Image_421.jpgScan Image_418.jpgScan Image_417.jpgScan Image_423.jpgScan Image_426.jpgScan Image_422.jpgScan Image_424.jpgScan Image_425.jpgScan Image_427.jpgScan Image_428.jpgScan Image_429.jpgScan Image_43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