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清末民初地图集序跋选注(四)

发表时间:2019-08-04 23:42

清末民初地图集序跋选注(四)

《增订广舆记》序

1750年版·增订者蔡方炳)

     引言:《增订广舆记》刊印时间在乾隆十五年(1750年),并非清末时期。但作为笔者所藏近代以前唯一的一套中国地图集,其意义自当非同一般,故暂列于此,以兹同好共赏。

     既置其身于天地间,讵无囊括古今,苞举宇宙之志,而势不能历九州以穷其所见,阅上下千百年以悉其所闻。惟求之载籍,而庶几得之。然载籍极博,散不可,而力又不能多聚书,如邺侯之万籤,茂先之三十乘。于是摭拾旧文,编荟成书,以资考镜。若杜氏通典、郑氏通志、马氏通考,其尤著也。学者犹不能竟读,盖乐简而畏繁,去难而趋易,人情类然,嗟乎!阅历不多,见闻不广,而欲使九州之大、上下千百年之久了然如烛照而数计是必不能无以烛照数计于九州之大、上下千百年之久,而欲天下之务,靡不天下之几无不晰。证乎前而不为传闻所惑,垂乎后而不为当世所讥,则更不能。故学者每兢兢求之,而又欲得至简至易,可以览之而无遗,习之而有用者,莫善乎陆氏伯生所纂《广舆记》一书。夫考镜之所资,不越阴阳历数、山海图志、政事沿革、人材隐显,以及殊名诡号之物。而天官家言,微渺难稽,宜之专门之士;他若山川土壤之殊宜声名文物之迭出,飞潜动植之类别,一以地为经而以事纬之,亦彬彬可观矣。当读《禹贡》而知厥土之上下,读《周官》而知山川薮泽之高广,读《风诗》而知士女之贞淫、鸟兽草木之变态,则此书未尝不合于经也。读左氏、司马氏、范氏、欧阳氏诸史而知立事行政之得失,嘉言懿行昭垂,则此书未尝不合于史也。远合于经史之遗意,近则与一统志相表里,特不载科第之目,土田户口之数,以避进士录、黄白册之诮。此所以为文人之绪言,而骚雅之士恒尚之也。第胜代遗闻缺焉弗载,予为采辑补缀,较原本颇为详备,岂犹是伯生陆氏之书云尔哉?!予曩谬承纂修《江南通志》之役,得揽大江南北之胜,窃意天下之胜其可以资考镜者,何限自伤鄙贱弗获如太史公遍游名山大川,采取旧俗风谣、残文断句,以成一家言;又弗获如兰台虎观诸英,窥内府之藏、搜金石之秘,以穷其讨论仅沾沾是书容有当乎?然称说先民,或亦君子所不弃也。

     今天子运际昌期,特命纂修一统志,以昭同文之治。煌煌巨典,自足轶宇宙而超古今。然一统志则职详,而广舆记则职要。犹云霞丽天而文绣焕其采,江湖行地而沟洫润其流。云霞江湖自成其大,文绣沟洫自成其小,天地之间正以小大竝存而益彰其盛。虽然予尝闻象山陆子之言矣,东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南海北海有圣人出焉,此心同也,此理同也。得乎此心此理之同,将印之千百世以前、千百世以后;九州以内、九州以外,无不廓然符合。岂区区一水一山、一言一行遂足尽囊括苞举之妙哉!

     康熙丙寅秋日平江蔡方炳九霞氏题于秦淮旅次

注释

     讵无:岂能没有,怎能没有。讵,音,岂,怎。

     苞举:同“包举”。统括;全部占有。苞,通“包”。

     载籍书籍;典籍。《史记·伯夷列传》“夫学者载籍极博,犹考信于六艺。”

     庶几:差不多;或许,也许。

     纪:通“记”,记录,记载。

     邺侯之万签,茂先之三十乘:邺侯,即晚唐诗人李泌,家富藏书;茂先,即西晋文学家、藏书家张华。万签、三十乘皆形容藏书很多。宋·周密《齐东野语·书籍之厄》若士大夫之家所藏,在前世如张华,载书三十车;杜兼聚书万卷,韦述蓄书二万卷;邺侯插架三万卷……皆号藏书之富。

     摭拾:收取,采集。摭,音zhí,选取。

     编荟:编集,编辑。

     考镜:参证借鉴。明·唐顺之《吏部郎中林东城墓志铭》日以朱墨点记其向意,臧否醇杂,以自考镜。

     竟读:从头到尾读完。

     烛照而数计:烛照,即明察;洞悉。唐·韩愈《送石处士序》若驷马驾轻车、就熟路,而王良、造父为之先后也,若烛照数计而龟卜也。数计:以数字来计算。烛照数计,犹言用烛照着,按数计算。比喻料事准确。

     是必:务必;必须。

     裁:裁定;判断。

     靡不:无不。靡,无;没有。

     研:深入地探求。钻研。

     几无:大概没。司马迁《史记·货殖列传序》必用此为务,挽近世涂民耳目,则几无行矣。

     证乎前而不为传闻所惑,垂乎后而不为当世所讥:考证在前不被传闻所迷惑,流传在后不被当下所讥讽。证,考证,证明。乎,于,在。垂,流传,传留后世。

     不越:不超越,不外乎。

     隐显:隐没与显现。此指隐士和显士,犹言当地的地方名人。

     殊名诡号:殊名,不同的名号或名称。诡号,假托的名号。此犹言一些奇异独特的人或事物。语出《后汉书·臧宫传论》虽怀璽紆紱,跨陵州县, 殊名诡号,千队为群,尚未足以为比功上烈也。

     天官家言,微渺难稽:天文律历,私家之言,幽微杳远难以稽考核查。家言,自成一家的学说,此尤指儒家以外的学说。微渺,亦作微渺。要妙精微;幽微杳远。语出《管子·水地》心之所虑,非特知于粗粗也,察於微眇,故修要之精。

     俟:音,等待,等候。

     殊宜:犹言各有不同。

     声名文物:即声明文物。声教文明与典章制度。语本《左传·桓公二年》文物以纪之,声明以发之。

     飞潜动植:指各种动物和植物。飞潜,指鸟和鱼。

     一以地为经而以事纬之,亦彬彬可观矣:按照以地域为脉络然后以物事来辅佐,也相杂适中蔚为可观的了。

     厥土:厥,古同“撅”,掘。挖掘。此指国土。

     薮泽:犹言水草茂盛的沼泽湖泊地方。薮,音sǒu。语出《庄子·刻意》“就薮泽,处闲旷,钓鱼闲处,无为而已矣。”

     嘉言懿行有益的言论和高尚的行为。语出《朱子全书·学五》见人嘉言善行,则敬慕而记录之。

     昭垂:昭示,垂示。明·宋濂《送钱允一还天台》龙剑一挥赴水死,大勋星日同昭垂。

      黄白册明代各级政府为征派赋役编造的户口簿册,分黄册与白册两种。

      恒尚:恒,持久,长久。尚,尊崇,注重。

     第:但是,不过。

     胜代遗闻:前一朝代的逸闻旧事。胜代,犹胜朝,指已灭亡的前一朝代,此即指明朝。

     缺焉弗载:欠缺没有登载。弗,不,没有。

     予:我。

     曩:音nǎng,以往,此前,从前。

     谬承:承蒙。谬,音miù,错误,不合情理。此用作自谦。

     何限自伤鄙贱:多少伤感自己见识浅薄不如别人。何限,多少,几何。自伤,自我伤感。鄙贱,见识浅薄。此用作自谦之辞。

      弗获:没有得到。获,获得,得到。

     兰台虎观诸英:兰台虎观诸位英才。兰台,汉时宫内藏书之处,由御史中丞管辖,置兰台令史,史官在此修史。后人多以宫廷内的典籍收藏府库、御史台和史官称为兰台。虎观,白虎观的简称,为汉宫中讲论经学之所。后泛指宫廷中讲学处。  

      以穷其讨论:用以彻底地探讨研究,寻求结论。穷,彻底,极尽。讨论,探讨研究,寻求结论。

     仅沾沾是书容有当乎:仅仅执着这部书难道适合吗?沾沾:犹言执着,拘执。《三国演义》第七六回:何今日犹沾沾以叔侄之义,而欲冒险轻动乎?容,表示反问,难道;岂。有当,适合;合宜。

     称说先民:叙述古人。称说,陈述,叙说。先民,泛指古人。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汳水》初建此城,则有斯丘,传承先民,曰王氏墓。

     运际昌期:犹言天下太平、兴隆昌盛的时期。

     足轶:完全超过。轶:音,超过。

     职详:以详细为主。职,主管。掌管。后面的“职要”则是以简要为主。

     文绣:犹言刺绣。

     焕其采:使其色彩焕发光芒。焕,放射光芒,焕发光彩。采,同“彩”。

     沟洫:田间水道;小溪。洫,音

     润其流:使其水流不干涸。润,滋润,不干枯。

     竝存:同并存。

     象山陆子:即陆九渊(1139—1193年),南宋哲学家,陆王心学代表人物。因书斋名,世称存斋先生。又因讲学于象山书院,被称为象山先生,学者常称其为陆象山

     廓然:犹言阻滞尽除貌。语出《文选·扬雄·长杨赋》乃今日发蒙,廓然已昭矣。

     康熙丙寅1685,即康熙二十四年。

(2019年1月28日)《增订广舆记》序.jpg《增订广舆记》序1.jpg《增订广舆记》序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