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图守望者
标签
收藏研究
传统文化
地图守望者

民国初年地图钜制——《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

发表时间:2022-02-09 00:04

DSC01329_副本.jpg

民国初年地图钜制——《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

在本文正式开始之前,先介绍一下这本被誉为百科全书式的“中国破天荒之巨制”——《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的执笔人埃德温·约翰·丁格尔(Edwin J.Dingle)的生平以及本书编纂出版的来龙去脉。

丁格尔中文名丁乐梅,1881年出生于英格兰康沃尔郡,1909年来到中国。辛亥革命时,他作为上海《大陆报》的特派记者正好驻在汉口,亲眼目睹了武昌起义爆发前后的种种情况,并深入一线,接触、采访起义军和清政府双方的官兵及各阶层人士,同时还是首位访问报道黎元洪的外国人。事后他根据搜集的大量第一手独家新闻撰写了《1911—1912亲历中国革命》一书,相当有助于西方各国及时了解和掌握中国政局态势,取得了较大的轰动效应。此后不久他回到上海,1917年离开中国返英。1921年移居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奥克兰,1972年病逝。

丁乐梅.jpg

丁乐梅在中国期间考察、游历了很多地方,仅西藏就呆了九个月左右,对这个神秘东方古国的一切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和极大的热情,写下了不少涉及中国社会状况各方面的著作,积极向西方世界展示中国的世情风貌,如《徒步穿越中国》、《我在西藏的生活》及上述的《亲历中国革命》等,对推动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一定的贡献。丁乐梅的身份有记者、作家、旅行家、心理学家、哲学家、传教士等等,但鲜为人知的,他还是一名地理学家,而《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则是他鼓励和推动近代中国人文地理学和地图编制发展、进步的最伟大的一部著作。

回到上海之后,他作为英国皇家地理学会会员被聘为上海远东地理学会的主事,先后于1913年、1916年分别主持编纂出版了《最新中国分省全图(New Atlas of China)》和《最新中华全图(The New Map of China)》,赢得了广泛的赞誉和好评,但他并不满足于所取得的成绩,且敏锐地捕捉到了中国在推翻帝制建立共和的大变革背景下所带来的开放和商机。他认为一个历史悠久、体量雄厚的中国在地理和经济方面却远远落后于其他拥有现代文明的国家,辽阔的国土大半从未得到有效勘查和测量,也无法获取和掌握任何准确、实用的地理、人口和资源等等各类信息,这是相当不幸的;因此,编纂一部旨在为中外工商业者提供一个占地球表面近六分之一的国家所有重要资讯的著作,是非常亟需和迫切的。

在编纂过程中,丁乐梅及其团队遭遇到不少的麻烦,首先就是原始资料的匮乏和不足,在绘制地图的过程中,他们发现中文既未引入适当的近代地图测绘系统,政府也没有建立起完善和详细的三角量测网络来规范全国性地图的测量与绘制,以致出现了没有合适参考物的严重劣势。他们能够获得的有价值的资料只有寥寥几种,即沿海海图和通航河流的河图;旅行者获取的特定点的孤立经纬度;旅行者制作的道路概图;铁路测量图(横向范围很小的精确地图)。即便如此,要想得到这些零星的资料也困难重重。对此丁乐梅抱怨道:“海图通常还固定了靠近海岸的明显山峰的位置,但大部分的铁路勘测资料都没有装订成册,即使没有丢失,也依旧被搁置在北京的衙门中。目前铁路地图应该是勘查所经过线路沿线的最佳信息来源,但在中国一贯的做法似乎是要隐藏它们,直至它们被遗忘。”

他还批评当局(所指为清政府)在制图方面的无能几乎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自清末以来各省府厅州都陆陆续续编制了一张或多张记载其历史、地理形势,包括城镇、河流和山丘等的舆图,就比例和方位而言,这些地图根本不准确,仅见于城镇与水道的关系以及后者的范围方面多少是较为可取的;故而在甄别这些材料时,他们重点采纳不同旅行者们实地考察的书籍、手稿、报告和地图等以资佐证。经度方面虽然许多地方仍有些不确定,但电报的使用已将可能的误差减少到几公里之内,大大增强了省会城市和大城镇位置定位的准确性。

其次如此浩大的工程必然要耗费一笔沉重的开支,丁乐梅认为这是一项本该由政府主导牵头完成的工作,如选任专业人员办理,给予充足财力辅助,负责经营刊印种种不应留给私营企业来操办。“中国政府本身可能已经做好了准备——或者至少,它可能会承担所涉及的非常沉重的开支。不过,他并未向政府部门要求提供任何帮助,而是找到了时任《字林西报》集团董事长的上海地产大亨英国人马立德,顺利解决了经费问题,由《字林西报》为主要出资赞助方并承担出版发行工作。

再次,《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全书主要使用英文编写,仅少数涉及地名或与地名相关的词语才采取中英文双语对照的方式,而聘请的中国籍员工,尤其是雕刻工、排字工和装订工懂得英语的极少,在实际操作中还需要翻译人员现场指导,颇感耗时耗力。再加上一战影响而导致的编辑人员数次令人失望的变化,都使得编纂工作充满许多不稳定因素;在编纂最为紧张的1917 7月间,丁乐梅还生了一场大病,幸得友人F.Lionel Pratt的鼎力相助,以及团队同仁的共同努力下,最终在当年得以面世出版。

远东地理学会对此书及丁乐梅本人皆予以了高度的评价:“丁君为现时熟悉中华国事之杰出人才,自主干本会以来,日以福利中华,启导时人为己任,故即出其全力著手调查,四处访问,绞尽脑血,历尽艰难,手不停笔,编译有利中国之各种书志图表刊印行世,而其中最为时人欢迎称道之作,则最新中华全图乃其一也,是图编译约逾十载数,经改修订正方始定稿,并再延请在华各处地舆学专家审定后始付刊行世,是图历经时人评定为现时中华地图中最精确者,非惟城镇江河交通铁道等详列无遗,即各处土产风俗亦搜罗殆尽,故是图无论政商军学各界皆为必需之品;但是种地图各国均视为要政之一,故皆由政府经营刊印,或由政府选任专家办理,月给钜大之津贴,始能得之。而现今是图悉由本会及丁君等担任一切而成之,中华政府不费分文而竟有此精确之中华全图发现于中华国境内,岂非中华之幸。而丁君之力耶。惟私家财力有限,务望中华政府力为推广而扶植之,或与以财力上之辅助,则此图日日精进,便可成为中华民国之国图矣。而本会与丁君自成中华全图及各种要籍等之后,当蒙中华政府各部及各衙门等奖励之,并提倡略为购买,故实未得各界财力之辅助。

然本会与丁君仍不怠初志,不顾财力薄弱而更为增订,猛力精选。故除中华全图、南洋群岛图、上海商场图等,以后更有此亘古未有之大著作,又复由本会及丁君之手编译而成,并仍在中华国境内发行,如是巨制名曰中华政治商业地理大全;非惟著作材料之宏富,印刷之美富,犹其馀事耳。而初定稿时即呈由中外名人阅看,均皆称为中国破天荒之巨制,而为目下时人最有用之要书,论政商军学界皆宜手此一编,则全中国之事皆可展卷而得之矣。而是书内容无论事之巨细为政治进化、商业比较、山川河道交通等种种有关中国之事皆全备也,故此书可称为现世纪中国最需要之书也。

这本巨著全名称之为“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一本致力于地理、物产以及经济、商业发展的著作(The new atlas and commercial gazetteer of Chinaa work devoted to itsgeography & resources and economic & commercial development)”。“由远东地理学会工作人员根据最新最权威的调查和记录汇编和译制。”《字林西报》有限公司出版发行,商务印书馆印刷装帧。

实际上,它也可以看作是《最新中华分省全图》的升级版本,在其基础之上大加增补而成的。全书四开大小(约56 x 42CM),厚达6厘米之多,重约10公斤,纸张厚实,印刷精美,装帧豪华大气,极具欧式巴洛克艺术风格;就当时而言,绝对称得上是中国西式书籍,或者说地图集中体积最大、装帧最优美的一种,在之后数十年,至少新中国成立之前,几乎是无人能望其项背的。尽管如此,丁乐梅还是谦虚地指出:“即便是迄今为止出版的最好的地图也充满了很大的不准确之处,本书中的地图虽然朝着正确的方向迈进,但也要经过很多年才能在中国的任何地区绘制出与欧美相媲美的作品。

全书分作“第一”、“第二”两大部分,第一大部分按顺序为绪论、中国地理及财政状况、中国各省调查录三个章节。本书编纂的宗旨乃是尽一切努力展示中国商业对国家总体地理特征的依存性,因而编者在绪论(共11页,以罗马数字标记页码)中专门列出地理与商业的关系、气候与商业的关系、政治与商业的关系、对外交往与商业的关系、中国商业、金融与商业的关系、对华贸易的机会、其他等8项,详细阐述了商业之于政治、经济、地理各方面相辅相成、不可或缺的重要关系。

中国地理及财政状况1—14页)包括前言、中国本部、各省·属地及港口3项,前言概述了面积和人口、地形地貌、气候、产业。其中面积428.9万平方英里(约合1110.8万平方公里),人口329542000人(1910年统计,不含西藏)。中国本部(ChinaProper,其描述作形如同扇面状,扇柄是远在西北的甘肃,半圆形边缘由海岸线构成;其范围东临太平洋,西南至法属安南,西至青藏高原,西北至新疆,北至蒙古,东北至满洲。该项内容有概况、地质与矿产、水文、气候、植被、农工商贸及交通通讯邮电等。各省·属地及港口内容有概况、分省(北、中、南)、属地、各通商口岸等。

中国各省调查录15—75页)分作北部各省、中部各省、南部各省三块,北部各省包括直隶、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甘肃六省;中部各省包括四川、湖北、湖南、江西、 安徽、江苏、浙江七省;南部各省包括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五省,也就是所谓的中国本部十八省或内地十八省。调查录中把香港作为特例单列在广东之后。各省调查录的内容各有侧重、大同小异,大致包括概况、地形、地理边界和划分、交通、主要商业中心、农业、矿产等。例如贵州省(61—62页)就详述了地形、地理边界、水系、交通、主要商业中心(省城、黔北七府、黔南四府、其他城镇)、农业等(贵州主要农作物、土壤和气候、豆类、竹、柿子、五倍子、烟草、桐油、木油、生漆、柞蚕丝)、矿产(贵州主要矿产、锑、阳起石、煤、铜、铁、雄黄、镍、水银、银)等。这里贵州作为一个主要的茶叶产地却毫无提及,殊为不解。

中国藩属(79—88页)首为序论、继而是满洲、蒙古、新疆、西藏四“藩属”的调查录。这里的“藩属”,其英文作“The Outer Territories”,意即“外部地区”或“外域”,显然,将满洲(东北地区)、蒙古、新疆、西藏这些自古以来就属于中国固有的神圣领土称作“藩属”是极其不正确的。不过,编者对此至少没有认为是殖民地,序论清楚地揭示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是除奥匈帝国外,唯一一个没有海外殖民地的人口众多的国家。”“尽管没有殖民地,但中国拥有三个辽阔的“藩属”,直到1911 年革命时,都被视为中国的实际属地。”而“满洲”则是与中国关系非常特殊的地区,满清皇室的龙兴之地,“如今满洲仍然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但目前的状况将持续多久尚有待观察。”编者同时也指出外蒙古的处境与“满洲”相类似,反映出了日俄两国觊觎我东北和外蒙领土的实情。

中国本部十八省及藩属地图位列于两大部分之间,分省分藩各图与其他几幅专题地图连同地名索引全部脱胎于《最新中华分省全图》,估计仅作了轻微的修改。有关地图这一块后面会专作分析与解读,于此不再赘述。

第二大部分依次如下:

中国本部十八省地名表1—21页)和中国藩属地名表(21—24页)其实就是前面本部十八省及藩属地图的地名索引,十八省地名表均为中英文对照,收录地名约八千余条;藩属地名表仅满洲有中文对照,收录地名约一千五百条。其英文地名的拼写基于中国邮政局公布的拼写标准,但云南、四川、江西以及其他一些省份的个别小地名会有例外。地名表同时给出了经纬度,便于在地图中快速、准确地查找。

中国森林现状25—29页)首附中国森林分布图一幅,随后依次介绍了南山(岭南山区)、华中、西部高原(包括西藏边地、缅甸和掸邦边境)、华北山区、满洲等地的森林分布现状,最后对中国林业部门的成立及工作情况作了简述。其中提到了《字林西报》对直隶仅存的大片原始林地遭到毁灭性破坏的报道,批评“中国民众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森林的重要性,为何要保护森林,以及目前的破坏和忽视政策对国家造成了多大的灾难性后果”。

中国地名改革表30—33页),19131月,北洋袁世凯政府颁布《划一现行地方各级行政官厅组织令》,废除前清府州厅地方制度,改设省、道、县三级管理体制。全国划分22省和5个特别行政区,以及外蒙古、西藏两个地方及宁夏、青海两个地区,共32个一级行政区划。全书包括地图仍然遵照旧的省府州厅行政区划建制进行编写和绘制,未采纳新的行政区划,按编者的解释是“这些城镇虽已根据总统公告正式更名,但尚未在商业界得到认可”,所以只得依旧制而辅之以此表作新旧地名对照,总计收录十八省的旧地名与变更地名约560余条。

中国各地经纬度志略34—35页),列举了中国各省、新疆、法属安南及暹罗等195个地点的经纬度,都来自于美国华盛顿卡内基科学研究所地磁研究部主管观察员C.K.Edmunds 博士及其助手们在本书编纂前数年内测定的最新数据。同时还附录了他们在广东、湖南、贵州、广西及内外蒙古等地设立的47个地磁观测站所测得的经纬度和海拔高度值汇总表(部分数值取自《最新中华全图》),如贵州省就有松桃(Sungtao)、思南(Szenan)、湄潭(Meitan)、遵义(Tsunyi)、息烽(Sihfeng)、贵阳(Kweiyang)、都匀(Tuyünfu)等七个观测站点,其中都匀站的经纬度是北纬26°15'05"、东经107°28' 04"海拔高度是2706英尺(约825米),该点位大致在今都匀市毛尖镇摆桑村摆喜中院东侧一带。

中国物产图详表37—54页)是附在《最新中华物产图》后,专门为该图制作的中国工农业产品及自然资源的分布一览表,按英语字母顺序排列,中英文双语对照,每种物产均标明了该物产的名称、经纬度(分布范围)和产地(大致方位或附近主要城镇及其经纬度),一览表总计收录各类物产近170种。该类型表格为当时国内所首创,由海关的诺曼·肖(Norman Show)负责编辑。

商业部55—103页),这里的“部(section)”是指“部分”而非“部门”。书中对该一大章节特别加上了一段中文表述:“详言中国各地商业,进出口及通商各口岸之商务;中国与列国商业比较表等并附各种图表甚多。”编者认为,在清王朝被推翻以后,中国克服了保守主义政府所能设置的最大障碍,对外贸易已真正建立起来,采取此易于理解的形式为商人和忙碌的学者提供一份尽可能完整的中国贸易记录,这对全世界的工商业者乃至对此感兴趣的人们来说都是难得的福音。

商业部作为全书最为重要的部分之一,运用了大量的统计表、一览表、分类表和五花八门的各类图表,包括众多的彩色图表,详尽而全面地归纳、总结了近半个世纪以来,尤其是革命后几年间中国在大宗商品、物资等进出口贸易的种种信息统计数据,这些都是深入了解、分析当时中国商业贸易状况至为宝贵的第一手资料。这些表格和图表,特别是形态各异的彩色图表,在同时期国内地图编制中,都可以说是理念超前和独树一帜的。

商业部主要内容依次有综述、中国通商口岸一览表、五十年来中国贸易经过状况、中国近十年来对外贸易及各项税收总数(1906—1916)、中国总贸易、中国与各国贸易比较、中国进口贸易、中国主要对外出口、中国与其他国家的直接贸易、中国出口贸易、中国口岸贸易、中国口岸收入、鸦片贸易、中国丝织品贸易、中国航运贸易、中国茶叶贸易、中国货币、总贸易表格和图表。值得注意的是,编者虽特意提到鸦片贸易已于19174月正式结束,这也仅仅是履行1908年英国政府同清政府签订的《中英禁烟条约》而已,中国彻底禁绝鸦片直到新中国成立之后才真正得以实现的。

中华民国时代各通商口岸之商业状况105—156页),分为中国北方通商口岸、沿扬子江通商口岸、中部通商口岸、中国南方通商口岸、中国边疆通商口岸和补遗六项。所谓通商口岸是西方列强通过战争等方式,强迫清政府开放沿江沿海等城市作为通商贸易口岸,以此打开中国市场,进行政治、经济、文化等全方位的侵略、渗透和掠夺。自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签订之日起,近代中国共开放口岸104处(加上胶州湾、旅顺口、威海卫、大连湾、香港、澳门为110处)。

本书收录了较为重要的通商口岸49处,其中北方通商口岸16处,即黑龙江的瑷珲、满洲里(今属内蒙古);吉林的三姓(依兰,今属黑龙江)、哈尔滨(今属黑龙江)、绥芬河(今属黑龙江)、珲春、龙清村(龙井);盛京的安东(丹东)、大东沟、大连、牛庄;直隶的秦皇岛、天津;山东的龙口、烟台、胶州。沿扬子江通商口岸10处,即四川的重庆;湖北的宜昌、沙市、汉口;湖南的长沙、岳州(岳阳);江西的九江;安徽的芜湖;江苏的南京、镇江。中部通商口岸5处,即江苏的上海、苏州;浙江的杭州、宁波、温州。南方通商口岸13处,即福建的三都澳(宁德港)、福州、厦门、汕头(属广东,此有误);广东的广州、九龙及拱北、江门、三水、琼州(海口,今属海南)、北海(今属广西);广西的梧州、南宁。边疆通商口岸5处,即广西的龙州;云南的蒙自、思茅、腾越;西藏的亚东。

各口岸详述了地理位置及形势、开埠历史、贸易状况等,着重列出了1911—1915年间的进出口贸易分析表、比较表和价值表;补遗则增补了1902—1911年间的各口岸进口商品价值表、各口岸直接运往外国商品价值表、中国各地土产运至外国及本国各口岸货值表以供参考。

中国国内交通157—175页),包括主要道路、水路、中国电报、电话、中华邮政、中华铁道六项,又以中华邮政和中华铁道所占篇幅最多。主要道路,中文译作“官路”,也就是官道,或驿道。这种被称为“Kwanma Ta Lu宽马大路的官方专用道路在编者眼中已与同时代欧美出现的近现代意义上的敷设公路相差甚远,绝大多数只能算作乡村道路,其通行效率是极其落后和低下的;欧洲人无论是到北京的大使馆,抑或是从北京返回广州,几乎都是依靠水路才得以成行。尽管如此,它们仍然是中国各地间人员往来、物资运输、邮传通信等的重要通道。编者以北京为中心,分别按华北、西部、华南、华东海岸、其他地区、原属地(朝鲜、越南等)、华中等几个方向对“官路”的分布及状况作了简述。

近代邮政在中国出现之前,除传统的驿站外,还有商营的民信局和侨批局,和西方列强设立的客邮;1866年清政府委托海关总税务司英人赫德代办邮政事务,直至18963月正式批准成立了大清邮政官局,中国近代邮政由此诞生1906年清政府设立邮传部,并于19115月接管全国邮政事务,下设邮政总局,邮政脱离海关。此外,从1877年开办的有线电报和1900年后开办的市内电话业务到清末也有了较大的发展,至1908年全国已敷设电缆约2.3万公里,建立近四百个电报局;同时电话局在各省相继开办,1911年北京的电话装机容量就已达三千门之多。在“中华邮政”一项中,编者梳理了近代中国邮政的建立、发展和业务范围等,及1912—1916年年度邮政业务总额、1915—1916年间的中华邮政机构设置、邮件处理、汇兑业务等,最后是各省邮政总局及一二三类分局驻地的名单。

铁路方面,据宓汝成《帝国主义与中国铁路,1847—1949》一书所载,清末自1881年筑唐胥铁路始,到1911年全国铁路总长约9292公里(列强在华修筑线路3718公里;自建线路5574 公里)。民国袁世凯政府则在1916年前先后与日、法、英、德、俄、美等国达成修筑十三条铁路借款,但因西方列强正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致使大量线路处于停滞状态,只有京绥、陇海、粤汉等铁路扩建动工。新修铁路到1919 年才仅有1634公里。编者以1863年以来中国铁路事业发展回顾为开端,分别介绍了已签订合同的计划线路、中国铁路最新统计、运营铁路里程、机车车辆统计、未偿还外国贷款的运营铁路线等,并逐一概述了以北京为枢纽的京奉、京汉、京张、津浦四条官办干线,及东北的南满;华北的正太、汴洛、道清、胶济;华东的沪宁、沪杭宁、萍株、株长;华南的广九、潮汕、漳厦;西南的滇越等25条主要铁路线的建设、营运情况,最后是截至19151231日年度中国政府铁路运营分析表,并附中国铁道详图一幅。在运营铁路里程一项的统计是官办线路3580英里,特许经营线路1858英里,私营线路151英里,总长5589英里(约合8995公里),略有出入。

中国制造品及实业状况177—188页),该章节主要论及中国的本土和外国人开办的厂矿企业生产经营及分布状况,有中国产业及产业工人、中国制造业企业两项。编者据北洋政府农工商部公布的最新统计认为,中国拥有25000 家工厂,雇用40万名男工和15万名女工,但这些数字只能是有所保留的,中国的大多数“工厂”其实都是手工小作坊,大部分制成品就是在此类不雇用劳动力,使用最原始工具,以家庭为单位组成的小作坊生产出来的。在“中国产业及产业工人”一项(亦按分省地图的顺序,即北、中、南和藩属排列,无西藏)可见,基本都是棉花、丝绸、烟草、茶叶、陶瓷器皿、面粉加工、木材加工、造纸、酿酒、榨油等传统制造业,为数不多的近代化工厂企业则大多集中在沿江沿海的大城市或通商口岸。“中国制造业企业”则收录了近千家工厂及商行名单,名单先以英文字母顺序列出产业名称,各产业下又以英文字母顺序列出各省、城市所在的企业、公司名称,外国人开办的同时注明国籍,几乎囊括了当时中国所有的近代化意义上的工商企业,其主要是棉纺厂、纺纱厂、印刷厂、面粉厂、肥皂蜡烛厂、炼油厂、火柴厂、弹药厂、灯泡厂、卷烟厂等等。

中华海关1—8页,以罗马数字标记页码)。鸦片战争后,根据《南京条约》的规定,海关于1843年在上海正式成立。1859年,清政府设立总税务司署,任命英国人李泰国(Horatio Nelsoa Lay)为首任总税务司,中国的海关管理权、关税自主权等完全落入外人的控制直至全国解放。1863年英国人赫德(Robert Hart)继任,掌握海关大权近半个世纪之久。1865年总税务司迁往北京,1929年复迁上海,19494月迁往台湾。5月新中国人民政府下令总税务司中止一切职权。本书编纂出版之际,总税务司为第三任英国人安格联(Francis Aglen)。该章节叙述了近代中国海关的建立、发展及其机构设置等,随后依次是进、出口商品关税一览表,按英文字母先后顺序列出国际贸易主要商品的名称、关税税额和税率。编者还特别强调:“有关海关事务的更多信息,可随时从中国任何一个通商口岸的海关关长处获得。”

国际贸易主要商品名录(特别参考中国经济商业发展汇编)11—33页,以罗马数字标记页码),该名录按英文字母排序,形同一部国际贸易主要商品的小型辞典,部分重要商品在其条目下增加了进出口贸易额对照表,而引用的数据来自总税务司统计局发布的贸易申报表和贸易报告。由于欧战影响,只提供了1914年和1915年(部分条目提前几年)的交易数据;编者称:“出于一般咨询参考目的,我们还会发现1914年的数字代表了中国贸易大部分方面的总体平均水平。从这个名录可以全面了解中国的进出口基本情况,还能查找到世界大部分产品的信息。”名录收入世界各地的工矿农商产品一千余条,当中不乏水牛角、粪化石、血竭、吕宋豆、石栗果油、红树皮、海蛞蝓、蚕肠线、猴面包、华尼拉草、西苏木(印度黄檀)等等稀奇古怪的东西,该名录也完全可当作一份引人入胜、丰富全面的博物学参考资料。

附录(未标明页码,有58页)。包括中国与各国签订的条约及各国间有关中国的条约、中国上市公司名录、中英文度量衡对照表、中国棉花种植业、关银汇率对照表、常用商业术语、中国公司法规(译自1914年北洋政府农工商部颁行的《公司条例》),最后是商业广告。其中“中国上市公司名录”依据《字林西报》1917 年出版的《中国股票和股份手册》,收录了各地开设的156家中外股份制公司企业名单,这些企业计有银行金融机构、船舶和冶炼公司、百货商店、酒店、工业矿及制造企业、保险公司、土地及建筑公司、贷款及抵押公司、林业种植公司、航运公司、纺织企业、码头及仓储公司、有轨电车公司13大类,并详细说明其资本、利润、储备金、投资额、股权等经营状况和成效。

海关两(Haikwantael),又称“关平银”、“关平两”、“关银”,是清末以来海关所使用的一种虚银两记账货币单位。一关平两的虚设重量为583.3英厘、或37.7495克(后改为37.913克)的足色纹银。在征收关税时,依据当地实际采用的虚银两与纹银的折算标准进行兑换,但实际计算标准并不统一,即使同一海关在同一时期用同一地方银两纳税,兑换率也往往不一致。对照表列出了1902年至1911英镑、美元、法郎、马克、卢比、日元、墨西哥比索与关银的平均兑换汇率,以及19111916英镑、美元、法郎、马克、卢比、日元、卢布、墨西哥比索与关银的等值兑换汇率。

最末的通用商务专区general business section)用39页的篇幅精心推出了编者称之为“中国龙头企业”的四十余家上市公司(股份有限公司)的商业广告,详略不等地介绍了各家公司的法人代表、股东、驻地、业务范围、分支机构等,而远东最大的老牌英资财团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排在首位,单独占了两幅页面。怡和洋行于1832年由英人渣甸和孖地臣在广州创办,早期主要从事鸦片及茶叶的买卖。1872年以后放弃鸦片贸易,业务逐渐多元化,涉足铁路、船坞、工厂、矿务、银行等,1912年公司总部迁至上海。解放后大部分资产及生意被收归国有,1954年总部迁回香港。至今,怡和集团在香港的员工总数超过十万。2010年度《财富》全球最大五百家公司排名中名列第382位。

而远东地理学会的广告以“中华地舆学之先觉”自诩,仅本书的成就而论,其实并不过分。上述对丁乐梅及本书的评价即是该广告的中文广告词(全文附后)。远东地理学会的详情,笔者遍查无果,仅知其地址在上海九江路六号,其他暂付厥如。学会出版的地图,除开《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最新中国分省全图》和《最新中华全图》,目前已知的还有《上海商场指掌图(The New Commercial Plan of Shanghai)》、《香港商场指掌图(The New Commercial Plan of Hongkong)》、《最新京城指掌图(The NewPlan of Peking)》、《最新中华分图(The New Atlas and Gazetteer of China)》等,这些地图均由丁乐梅及弗鲁因两人编辑制作并拥有版权。弗鲁因生平概况亦无可考。

商业广告最初并未列入编纂计划中,在本书筹备期间,不少大公司到远东地理学会咨询接洽,希望将本公司的广告登载入内以期在中国开展业务。编者起初不愿意为此增添过多的页面,但经人指出,这样非但不会超越商业地理大全的基本目的,还可以作为本书其他部分的有效补充而有助于工商贸易人士寻获可靠的信息渠道。因此到付梓出版,仍有企业上门要求刊登广告而无法达成愿望。这些广告以红黑双色套印,红色外框内嵌红黑双色字体,喜庆美观且极具强烈的民初时代感,尤以最后一页的“白礼氏洋烛公司”的广告颇得中国传统风格的神韵。

《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一书的地图由两部分组成,其一即中国本部十八省及藩属地图依次是北部各省——直隶、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甘肃;中部各省——四川、湖北、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南部各省——云南、贵州、广西、广东、福建;属地——满洲、新疆、蒙古、西藏。总共22幅地图,特殊的一点是没有地图集编纂所惯用的全国总图。本部十八省各图比例尺统一为11676850,满洲比例尺12512500,新疆比例尺14163700,蒙古比例尺14124360,西藏比例尺14601900

地图的编绘由丁乐梅及弗鲁因(H.J.Fruin共同完成,并在各图图例栏内注明版权。单面五彩石印。各图均是依照1911年以前中国各省府厅州行政区划绘制的中英文对照政区图,无地形表示。属地仅满洲图幅在县级以上地名标注了中文,蒙古、新疆、西藏三图内只有英文,无中文标注。满洲图内还用毛毛虫式的晕滃手法绘出了山脉走向,这是分省图唯一的一例。

各图底色以本省(属地)作黄色,外省(属地)作绿色,国外作绿色或留白,租借地作其他颜色。同时以红色标画省(国)界,中英文省名及省会名称亦以红色标明,十分醒目。地图色调整体上看搭配合理、自然鲜明。图幅作双框格式,中间注明经纬度,精确到分,每隔两度绘出经纬网(蒙古、新疆、西藏三图有所不同),方便读者按图索骥查找地名。但行政区划方面各省(属地)在府州厅一级未标出区划界线,不得不说是很大的缺憾。

图例有京城、省城、府城、厅、州、县城、市镇、通商口岸、已成铁路线、在建铁路线、拟建铁路线、万里长城、电报局、运河、标高(英尺)等15种。其他如河流、湖泊、道路、关隘、沼泽等符号未在图例中显现。河流与道路都是黑色的细线,相互重叠,不易区分,这是当时地图绘制的一个通病。

地图的编制在一定程度上应该是受到中国内地会1908年出版的《中国地图》的启发和影响(见笔者“百年老图迎新春上——传教士和他的《中国地图》”一文),综上所述,甚至有理由怀疑丁乐梅是采用此图为蓝本进行增删改绘的。如等比例尺分省图(《中国地图》十八省各图为1300),无府州厅一级区划,着色标准等。它们的相似点还不止于此,像福建省一图,同样将台湾全岛作为附图收入其中,且丁图还更为详尽一些,增绘了花瓶屿(Pinnacle)、棉花屿(Craig)、彭佳屿(Agincourt)及兰屿(Botel Tobago),花瓶屿、棉花屿、彭佳屿在陈寿彭《新译中国江海险要图志》分别被译为尖岛、库利岛、亚经可儿特岛。虽然其时台湾已割让日本,但编者此番大义,的确是令我国人感动和钦佩的。日本强占台湾的五十年间,在地图出版中作如此处理的尤属罕见。

诚然,编者自己也坦言本书的编纂无法达到尽善尽美,美中不足之处是难以避免的,地图的绘制亦不例外。除了上述提及的问题,地图比例失调、失真,精确度不高也是那个年代的普遍现象;其次错绘、错标等疏漏之处亦时有出现。其一是测绘技术的不发达,二是未开展大规模的实地勘测,这种局限性是无法过于苛责的。再者本书出版发行时,满清已灭亡了六年,而各省(属地)的行政区划仍然按前朝的区划绘制,尽管编者声明是未获商业界的广泛承认且照顾习惯而依旧称,但采用废弃了的区划建制多少让人感觉有些不合时宜。

第二部分“中华分类全图”,实际上就是专题图,分散于全书各章节内,有中华出产全图、中华铁路全图、中华森林全图、满洲森林图、山东地质图、开滦煤矿图等。中华出产全图36—37页)在中国物产图详表之前,以本部十八省为准分作北南两幅,单面彩印,比例尺1:3428790北部图幅图名写作“最新中华物产图”。该图也是由海关的诺曼·肖专门为本书而编制的,图中用中英文双语标注,以黑色字体注明各类物产,省名及重要城市名以黄褐色字体注明,只突出物产的分布,其他无关的一律不予标示。至于“属地”,编者在图内用英文对蒙古、西藏两地作了简约的说明,蒙古的说明是:“蒙古相当大一部分是戈壁沙漠,游牧民居多,物产种类匮乏。但出口盐、木材、牲畜、猪鬃、皮草、鹿角、毛皮和兽皮。主要矿产是煤炭、黄金、大理石、花岗岩和石墨。”西藏的说明是:“交通不便,从国际贸易的角度看,其产品很少受到关注。该地主要资源多为马、绵羊、山羊、牦牛和驴等牲畜。有毛皮、麝香和牦牛尾出口。在许多地方发现了黄金,其他矿物有水晶、盐、水银、铁和硼砂。”同时在南部图幅又特意用英文对“谷物”一项作了简述,突出了粮食作物对中国的重要性:“(中国政府)不允许将谷物出口到国外。水稻在32度线以北不生长,但江苏除外,为华南各省主食;小麦、大麦和小米生长在较干燥的北方,不过南方也种植小麦作为水稻的次要作物;高粱是满洲的主食,玉米则分布在滇北及周边省份的部分地区;燕麦产于蒙古、甘肃和贵州;黑麦只产于甘肃。”

中华铁路全图156—157页)在中国国内交通之前,幅面近一全开,折叠装入。单面彩印,比例尺1:500。图内注明由京奉路工程司李治编辑,民国六年一月出版。全图陆地部分均以浅褐色打底,仅台湾留白。主要展示本部十八省的铁路建设及线路分布状况,左上角插入东北地区铁路面貌的“满洲草图”一幅(目录作“满洲铁路图”)。中英文双语标注地名,英文地名的罗马拼音拼写方式采用铁路局的拼写标准,与邮政使用的拼写规则有很大不同,本图编者鉴于远东地理学会已将中华邮政采用的拼写规则作为通用标准,因此在该图左侧增加了两种拼写方式的地名对照表。如“安东”,铁路局拼写为“An Tung H.”,邮政局拼写为“Antung”。铁路线以醒目的红色标示,已建铁路是直线,在建铁路是十字线,拟建铁路是虚线或点状线,对点状线编者还给了一个有趣的解释:“拟建的铁路数不胜数。一些线路出于政治上的需要才如此显示的。”各条线路分别标记了不同的阿拉伯数字序号,便于在下方的线路表中对应查找。线路表有外资拥有和控制线路、官营线路、省级或私营线路、在建线路、拟建线路五块,各表俱列序号、铁路局线路名称、英里、公里、华里、中文线路名称、英文线路名称、主要投资方。本图一大特色正是较为周详地绘制了中国所有已建、在建和拟建铁路线,这对研究近代中国铁路发展史的最直观和最真实的材料。

线路表中外资拥有和控制线路有俄资东清铁路,全长1722公里;日资南满铁路,全长1107公里;原德资山东铁路,全长451公里;英资广九铁路,全长35公里;法资滇越铁路,全长465公里。总长3780公里。

官营线路有吉长铁路,主要投资方日本,全长127公里;京奉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977公里;京绥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462公里;津浦铁路(北线),主要投资方德国,全长727公里;津浦铁路(南线),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380公里;京汉铁路,主要投资方法国等,全长1302公里;正太铁路,主要投资方法国、比利时,全长243公里;道清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152公里;汴洛铁路,主要投资方法国、比利时,全长185公里;陇海铁路,主要投资方法国、比利时,全长369公里;江宁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11公里;沪宁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327公里;沪杭甬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286公里;粤汉铁路,四国银团贷款,全长53公里;株萍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96公里;广九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143公里;广三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49公里;津厦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28公里。总长5917公里。

省级或私营线路有齐齐哈尔铁路,中资,全长29公里;大窑沟铁路,中资,全长34公里;赵马铁路,中英合资,全长11公里;台儿庄铁路,中资,全长43公里;大冶铁路,中日合资,全长30公里;南浔铁路,中日合资,全长129公里;粤汉铁路,中资,全长225公里;新宁铁路,中资,全长109公里;潮汕铁路,中资,全长42公里。总长652公里。

在建线路葫芦岛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13公里;北戴河铁路,主要投资方中国,全长10公里;浦信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467公里;沪杭甬铁路,主要投资方英国,全长97公里;粤汉铁路,其中700公里为四国银团贷款,129公里为粤汉铁路公司出资;川汉铁路,四国银团贷款,全长1207公里。总长2623公里。

拟建线路有哈尔滨至瑷珲,俄国贷款,全长725公里;齐齐哈尔至墨尔根,俄国贷款,全长322公里;吉珲线(吉林—珲春),日本贷款,全长386公里;四洮线(四平—洮南),日本贷款,全长298公里;胶徐线(胶州—徐州),原德国贷款,全长354公里;济南至京汉线,原德国贷款,全长241公里;陇海线,法国、比利时贷款,全长1287公里;同成线(大同—成都),法国、比利时贷款,全长1368公里;重庆至云南,法国银行贷款等,全长789公里;曲靖至钦州,法国银行贷款等,全长805公里;沙兴线(沙市兴义),英国贷款,全长1223公里;宁湘线(南京长沙),英国贷款,全长1046公里;丰镇至宁夏,美国贷款,全长805公里(延期);兰州至宁夏,美国贷款,全长403公里(延期);宁波至温州,美国申请贷款,全长274公里(延期);株钦线(株洲钦州),美国申请贷款,全长724公里;琼乐线(海口乐会),美国申请贷款,全长97公里(延期);周家口至汉中府,美国申请贷款,全长804公里。总长11951公里。

需要注意的是,分省图中的铁路线标绘多处存在与该图相左的地方,且几乎都集中在拟建铁路,如贵州图中,沙市至兴义、曲靖至钦州的拟建线皆未在兴义有所标绘,往广西的铁路线是自贵阳分出,经都匀、八寨、都江出境的;而曲靖入黔的拟建线经普安、安顺后直达贵阳。其缘由不外乎是拟建线路均为计划项目,绝大多数可能根本就没有实勘,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往往会造成较大的误差。

其他各图,中华森林全图24—25页)在中国森林现状之前,比例尺1:600万,图内以白色打底,绿色表示森林,褐色表示竹林,黄色表示油桐林,蓝色表示漆树林。满洲森林图(55页),比例尺1:600万,东北地区是重要的木材产地,编者给予了特别的关注而专绘一图,并对东北森林遭到过度砍伐和破坏感到惋惜,还在解说中指出:“鸭绿江地区以及太子河和浑河沿岸的森林中,约有三万人被雇用砍伐树木。松花江沿岸有超过三千名伐木工;兴安岭森林约有一千二百人,呼兰河、拉林河、牡丹江河谷约有三千人。”

开滦煤矿图54页),无比例尺,为开滦煤矿所产煤炭经铁路和海运的对外输出线路,右下侧插入秦皇岛港口示意图。开滦煤矿在中国近代工业史上占有重要地位,1877年李鸿章委派轮船招商局总办唐廷枢创立官督商办的开平矿务局,1900年矿务局改隶英国商会,1907年清政府筹办滦州煤矿公司,1912年双方签订合同以联营方式成立开滦矿务总局,成为北方最大的近代化煤炭企业。1934年两公司正式合并,由英方独占。解放后收归国有。编者概述了其位置及生产状况:“开平煤田位于长城以南约 50英里处,以地质上所称的开平盆地为中心,方圆95平方英里。煤田中心位置大约是北纬39°40',东经118°20'。经测算,这些煤田的已知储量不少于一亿吨,且未完全勘探。该图展示了开滦煤矿与首都的位置关系,及其产煤经内陆或海运的对外输出流量。输出量每天约一万吨。

山东地质图(28页),无比例尺,黑白单色印刷,是中国各省调查录内山东省条目下的附图。

作为辛亥革命的亲历者,丁乐梅对中国的革命形势和发展前途充满了期待和幻想,他对推翻满清帝制的革命党人有很高的评价和很深的好感,并对革命后摆脱封建专制束缚的中国能走上经济繁荣的道路而欢欣鼓舞,这也是他着力编纂《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的最大动力。但事与愿违,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现状没有得到丝毫改变,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对中国的压榨和剥削反而是愈演愈烈,以至于军阀混战、外敌入侵,民不聊生,哀鸿遍野。这一切,直到以毛泽东同志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获得彻底解放,建立新中国之后才焕然一新。丁乐梅在本书出版后不久即归国,不清楚他是否还回来过,在接下来半个多世纪看到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该做何感想也无从得知了。丁乐梅在中国地理学和地图发展史上的贡献于今早已被人遗忘,罕有提及,令人遗憾。

这本巨著一是以英文为主体编纂的,受众群体还是以西方人及中外政商界上层人士为主;二是虽无定价,但价格肯定不菲,不是一般普通民众承受得起或感兴趣购买的。因此,其发行量不会太多,揣测初版本和再版本一共不会超过二千到三千册;流行面也不会太广,大约也只在工商业界、学术界抑或西方人士间掀起一时的波澜,知名度恐怕还不如国外。如此几十年过后又有几个人知晓呢

笔者所藏《最新中国商业政治地理大全》购自EBay网站美国华盛顿州的Walkabout Books书店,扉页注明第二版,无具体出版日期,估计在1918 年左右。封面内侧左上角粘贴有一小标签,印有1337的数字,疑是发行的册数(第1337册)。整体除书脊及封面封底四个角有少许磨损,封面靠书脊处的漆布面断裂外,其他基本完好无恙,品相尚佳。目前,该书在EBay某法国卖家尚有一本待售,标价5300美元(可议价);孔夫子旧书网亦有两本在售,惜价格高昂。

注:

字林西报North China Daily News),又称字林报,是解放前在中国发行的历史最悠久、影响力最大的英文报纸。18508月英国商人奚安门上海创办北华捷报(North China Herald)1856年增加航运日报和航运与商业日报副刊。1864年航运与商业日报改名字林西报,独立发行。北华捷报则改做字林西报所属周刊,继续发行。1901年大地产商马立斯以外滩17号地块为资本入股报社,占有全部股份的47%,担任字林西报集团(North China Daily News & Herald)董事长。1905年其子小马立斯继任董事长。19513月停刊。

大陆报ChinaPress),19118月正式发行,日报。美国商人密勒、费莱煦、劳合等人和中国国家报业公司合资出版。中美双方各拥有一半股份。其报道繁简得当,迅速及时,文笔活泼轻松,为上海最早的美式编排的报纸,颇受读者欢迎,发行量一度超过字林西报。1930该报全部股份转让给中国报界人士张竹平。翌年报社由孔祥熙控股,聘杜月笙任董事长。1949年上海解放后停刊。

附远东地理学会广告词全文:

本会创办之始系由久居中国之欧西名人及热心志士等集合互助,讨论振兴中国之法,当是时也,各言所专,皆志同道合,故即有远东地理学会之设,并即延请曾遍游中国之欧西名士丁格尔君为主干,且丁君曾有步行中国游记及中华革命记等著名作行世,久已风行全球,中外人士无不称誉。

丁君为现时熟悉中华国事之杰出人才,自主干本会以来,日以福利中华,启导时人为己任,故即出其全力著手调查,四处访问,绞尽脑血,历尽艰难,手不停笔,编译有利中国之各种书志图表刊印行世,而其中最为时人欢迎称道之作,则最新中华全图乃其一也,是图编译约逾十载数,经改修订正方始定稿,并再延请在华各处地舆学专家审定后始付刊行世,是图历经时人评定为现时中华地图中最精确者,非惟城镇江河交通铁道等详列无遗,即各处土产风俗亦搜罗殆尽,故是图无论政商军学各界皆为必需之品,但是种地图各国均视为要政之一,故皆由政府经营刊印,或由政府选任专家办理,月给钜大之津贴,始能得之。而现今是图悉由本会及丁君等担任一切而成之,中华政府不费分文而竟有此精确之中华全图发现于中华国境内,岂非中华之幸。而丁君之力耶。惟私家财力有限,务望中华政府力为推广而扶植之,或与以财力上之辅助,则此图日日精进,便可成为中华民国之国图矣。而本会与丁君自成中华全图及各种要籍等之后,当蒙中华政府各部及各衙门等奖励之,并提倡略为购买,故实未得各界财力之辅助。

然本会与丁君仍不怠初志,不顾财力薄弱而更为增订,猛力精选。故除中华全图、南洋群岛图、上海商场图等,以后更有此亘古未有之大著作,又复由本会及丁君之手编译而成,并仍在中华国境内发行,如是巨制名曰中华政治商业地理大全,非惟著作材料之宏富,印刷之美富,犹其馀事耳,而初定稿时即呈由中外名人阅看,均皆称为中国破天荒之巨制,而为目下时人最有用之要书,论政商军学界皆宜手此一编,则全中国之事皆可展卷而得之矣。而是书内容无论事之巨细为政治进化、商业比较、山川河道交通等种种有关中国之事皆全备也。故此书可称为现世纪中国最需要之书也。世上不乏明达宏博之士,一经检阅即可知其价值矣。

DSC01335.JPG12042015_副本.jpg12042032_副本.jpg12042029_副本.jpg12042054_副本.jpg12042064_副本.jpg12042106_副本.jpg12042051_副本.jpg12042052a_副本.jpg12042132_副本.jpg

下一篇冬奥赞歌
文章分类: 芙蓉斋说图
分享到: